195(1 / 2)

程归鸢:“不是,你听我说完啊。”

顾砚秋那边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

程归鸢一扬眉,半点不恼怒,把手机一扔,今天第七十次点开屈雪松的主页,嘚嘚瑟瑟地找到那条公布恋情的微博。

屈雪松V:

【我女朋友@程归鸢】

转发43w评论56w点赞77w

流量时代,粉丝们都会自发为了偶像轮博做数据,但这条显然是例外,粉丝们对于屈雪松的恋情纷纷表示一脸懵逼,甚至想找到这个姓程名归鸢的暴揍一顿,所以相对来说数据十分真实。

也就是说现在至少有几十万人对这件事发表了评论,而在数据之外,更有爆炸性的线下反应,根据屈雪松的国民度,这两天的热议话题应该都是她的恋情。

程归鸢从她的@点进自己微博,也有相对应的一条微博。

程归鸢V:

【我女朋友@屈雪松】

转发1w评论3w点赞1w

这条微博是她被屈雪松从狗仔堆里救出来,两个人在宾馆房间里商量,又经过方文浩同意才发出来的。程归鸢这里的评论基本都被屈雪松的粉丝占据了。

-好好对她[微笑]

-要是让我们发现你对她不好你就完蛋了

-好气啊

-养了这么多年的老公被猪拱了

-QAQ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生气]

粉丝生气粉丝的,程归鸢得意自己的,她昨晚上还故意装作委屈生气的样子念屈雪松粉丝给她的留言,说她们对她敌意很重,戏瘾上来了甚至想掉两颗金豆子。

屈雪松听着就去拿手机,程归鸢一把按住她,紧张道:“你要干什么?”

屈雪松轻描淡写地说:“让她们不要欺负你。”

程归鸢差点儿老脸一红,推推拉拉地把屈雪松手机从她手里抽了出来:“什么欺负不欺负的,我心里怎么想的,你不知道吗?”

屈雪松佯装不解:“不知道啊,你怎么想的?”

程归鸢说:“想你想的。”

屈雪松:“哈哈哈哈。”

插科打诨地结束了这个话题,程归鸢半是怕狗仔破门而入的紧张,半是因为公开恋情的兴奋,一晚上都没怎么睡,但屈雪松要睡,第二天还得工作,她就关了灯在黑暗里看着对方,快天亮的时候她困了,但是想着屈雪松快醒了,索性坚持到对方醒过来,两人还能说两句话。

闹钟响了,屈雪松睁眼看到她布满红血丝不停打哈欠的眼睛,揉了揉她的脑袋,说:“睡吧。”

程归鸢噘嘴。

屈雪松亲了下她,程归鸢跟点了睡穴似的立刻昏睡过去。

屈雪松哑然失笑,再度在已经毫无知觉的程归鸢脸上亲了又亲,亲到后来程归鸢脸都被嘬红了,她才意犹未尽地给程归鸢擦了擦脸。

她看着程归鸢的睡颜,忍不住想着她此时若是清醒状态,恐怕得把她推倒在床上一整天不让出门,可谁让她睡着了呢?屈雪松有点儿小得意。

将自己收拾妥当,屈雪松在程归鸢耳边说了一声:“我出门了。”

程归鸢动了动身子,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哼唧声,懒洋洋的。

屈雪松单手捧着程归鸢的脸颊,舌尖在她唇缝擦过,探了进去。程归鸢本能地含住了对方探进来的舌尖,嬉戏相迎,但终究是在梦里,没有那么熟练的技巧,很快就只能被动承受,鼻腔里哼出嘤咛声。

屈雪松吻得她因为无法喘气而满脸通红,才把自己从放纵边缘拉了回来。

时至今日她才明白为什么从此君王不早朝。

程归鸢面色红润地睡着,屈雪松在房门口往回深深看了一眼,狠狠心,才拉开门出去。

助理在门口等到她,对她一贯提前这次却踩着点出来没有任何疑义,只是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示意她:“唇妆脱了点。”

屈雪松把妆补了,出去后又是光鲜亮丽、优雅从容。

她今天有个杂志采访,昨天刚搞出件大事,这杂志简直跟天上掉馅饼了似的,立马紧贴“时事”,新鲜出炉了针对性问题,比如——

问题一:为什么公开得这么突然,让大家没有一点防备?

屈雪松落落大方地回答:“知道大家都很关心我的感情状况,这些年都编排多少绯闻对象了,捕风捉影的事儿,动辄闹得沸沸扬扬。现在真的有了理想的伴侣,当然是要公开了,我认为这也是责任感的表现,我不想让她偷偷摸摸地跟我在一起。”

问题二:你觉得公布以后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吗?

屈雪松做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说:“能有什么影响?”她笑了下,“生活更幸福了吧。”

问题三:你怎么评价你的这位女朋友呢?

屈雪松拢了下耳旁的鬓发,笑道:“什么这位那位的,不知道的以为我有多少位呢,我就这么一个女朋友,她很可爱,很真诚,很漂亮,也很让我心动,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真的要我继续说下去吗?我怕整本杂志都是我的彩虹屁了,唔,那个词是叫彩虹屁吗?”

……

屈雪松结束了采访,采访记者和她握了握手,笑得满脸红光:“谢谢雪松姐配合。”

圈里的人一个比一个精,尤其是屈雪松这样已经有一定地位的明星,身经百战,一张嘴吐出来的话往往都是密不透风,杂志方原本就打算问几个常规的问题,即便临时换上了几个吸睛的问题,也压根没有抱着屈雪松会老实回答的打算,结果却令她们大喜过望。

屈雪松和这个杂志算是很熟了,主编亲自送她出门,好奇地问了句:“你今天采访怎么这么‘听话’,这一点都不像你啊。”

屈雪松莞尔:“博女朋友一笑罢了。”

她已经能想象到程归鸢将来看到这期杂志会是什么样的表现了,肯定要一蹦三尺高,然后使劲在她身上蹭,蹭着蹭着再自然而然地跌到床上去。

想到这里,屈雪松唇角不由得再次上翘,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

主编:“……”

***

屈雪松公布恋情,除了广大懵逼的网友反响强烈外,还有那么一小撮提前得知了真相却不以为是真相的人,陷入了对自我的怀疑以及对现实“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惊叹中。

某同人写手私戳了自己的基友。

同人写手:【你看今天网上屈雪松公布恋情的热搜没有?】

基友:【看了】

同人写手:【或许,我有一件事情你想听,说了你不许告诉别人】

基友:【说吧,绝对不告诉别人】

同人写手:【其实我之前写了好几篇屈雪松和程归鸢的同人文了……】

基友:【卧槽,慧眼识cp啊!你是怎么搞到真的的?程归鸢这人谁啊,我都不认识,你从哪儿知道的】

同人写手:【实不相瞒,我这个人设是别人给我的,付费定制,程归鸢是一家娱乐传媒公司的继承人】

基友:【???我没咋看明白,你再说一遍?】

同人写手:【就是说有人出钱让我给屈雪松和程归鸢写同人文,给的千字比我连载收入高多了】

基友:【那这个搞到真的的人究竟是谁?!】

同人写手:【我现在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她们本人】

基友:【为什么这么肯定?】

同人写手:【因为之前我每次交稿上去,反馈过来的还有意见,说哪些地方ooc得特别厉害,让我避免再犯,要不是本人,谁知道是不是ooc了,我以前觉得那个要同人的cp粉就是个傻叉,本来就是yy还煞有介事地标出ooc几点,现在……】

基友:【魔幻】

同人写手:【不说了,我都是猜测,你快替我保密吧】

基友:【那那人还要同人文吗?这都公开了,应该有别的cp粉自发产粮了吧?】

同人写手:【不知道,暂时没接到消息,能赚一笔是一笔吧,毕竟这样的冤大头不好找】

和她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亲自给屈雪松和程归鸢改同人文的林至,林至是屈雪松的路人粉,拜未婚妻所赐,也是半个网瘾少年,屈雪松刚公开他就知道了,他举着手机,几乎是表情空白地朝顾砚秋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是搞到真的了?

以顾砚秋和程归鸢的关系,应该是早就知道她们俩的猫腻了,所以才让他做这些事情的吧。那……林至的思路自然而然地拐到了另一对匪夷所思的cp——林顾。

他是知道顾砚秋和林阅微的绯闻的,那段视频是别人录的,他可是亲眼见证过的。顾砚秋怎么从林阅微出道伊始就开始追对方,不仅网上投票,还偷偷给后援会集资,追线下活动,敌对林阅微的所有cp,简直是狂热女友粉的代表。

他有种预感,不,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林顾就是真的。

但是顾总都结婚了啊,顾砚秋的形象在林至心目中再次摇摇欲坠,网上说顾砚秋和新婚妻子从不公开露面,貌合神离,多半是商业联姻的营业夫妻,但林至是有顾砚秋老婆电话的,他甚至在充当司机送顾砚秋回家的时候数次看到对方的背影,两人形容亲密,绝对不是营业夫妻。

等等,林至精神突然为之一振,如果说和顾砚秋住在一起的那个人不是顾砚秋的老婆,而是林阅微呢?是他先入为主,把和顾砚秋感情甚笃的那个人确定为了她老婆,一切假设都是建立在这上面的。

林至点开自己手机通讯录,找到“顾砚秋老婆”的电话号码,林至和她通过电话,他回忆着对方的声音,确切的声线回想不起来,但他第一次和对方通话就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这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

林至差点儿拍案而起。

破案了!和顾砚秋同居在一起,并且和她恩爱甜蜜的就是林阅微!而不是那个劳什子的顾夫人,换个说法,顾砚秋认可的那位就是顾夫人。

顾砚秋的光辉伟大形象在林至心里又回来了,就是这样,他松了口气,顾总还是那个专一又深情的顾总,至于那个名义上的夫人,想必已经不知道跑多远浪去了,两人多半是各玩各的。

林至托腮,陷入了对另一个问题的思索。

顾砚秋和林阅微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根据他的观察,应该是在节目之后。林至有这么一个狂热追星的上司,他记得很清楚,顾砚秋还问他怎么知道林阅微的行程,怎么找对方的图片和站子,种种表现都说明了一件事,她那时候和林阅微根本不熟,否则何必要借助外人。

顾砚秋简直是追星的最高境界,把爱豆追到了自己床上,林至心里顿时更崇拜她了。

这天顾砚秋莫名其妙接受了一整天林至敬仰的目光。

顾砚秋搁下手里的钢笔,看着林至闪闪发光的眼睛:“你怎么了?”

林至说:“没什么,就是觉得您最近气色很好。”

顾砚秋摸摸自己的脸:“是吗?”

她可能是被程归鸢抢先公开给气得面色红润。

林至说:“是呀。”

他偷偷去瞟顾砚秋解锁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主屏幕是系统自带的背景图片,非常后悔上次瞎操心,多此一举地建议顾砚秋避嫌,把那些壁纸都给换掉了,人家不就想用个女朋友照片随时看看么,连这点爱好都不满足她。

有个明星当自己女朋友,照片连锁屏都不能放,林至难过地想:顾总爱得好卑微。

顾砚秋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不由得打断他,皱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至默然两秒,鼓起勇气看着她道:“我最近看见一套林阅微的图,很好看,我发给你啊?”

顾砚秋微微扬了一下眉梢:“好啊。”

林至紧接着补上一句:“你可以设成壁纸什么的。”

顾砚秋猛地抬眸:“嗯?”

最新小说: 战医圣婿 认真的胡闹 小时光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 桃源仙村 前方高能预警!!! 乖一点就亲你 别叫我顶流 偏执纯情 许你骄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