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 / 2)

林阅微将卧室门打开了一条缝,看向黑暗里客厅站在一起的两个人,又将房门合上了。

她一边玩手机一边等顾砚秋回来,直到上下眼皮打架,顾砚秋也没回来,索性往被子里一滑,先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感觉身边的床往下塌陷了一下,她下意识往那边滚了一下,贴着了略带凉意的肌肤,张臂搂住,然后睁开了眯缝的眼睛,鼻尖在顾砚秋脖子里蹭了蹭:“谈完了?”

“嗯。”顾砚秋很轻地拍了拍她的背,“睡吧。”

林阅微被吵醒了没那么快睡着,眼睛抵在顾砚秋肩膀上,问:“你们都聊什么了,这么久?”

顾砚秋手往下捏了捏她的下巴,说:“说来话长,明天起了我再和你说。”

“唔。”林阅微精神放松,昏睡过去。

顾砚秋睁着眼睛看天花板,耳旁响起顾槐方才跟她说的话,叹了口气,把林阅微搭在她腰上的手拿起来,环在自己脖子上,窝进了对方怀里,合上了眼睛。

早上起来听到真相的林阅微表情一言难尽,看起来有无数的槽要吐,碍于都是顾砚秋的家人,忍住了。

顾砚秋消化了一晚上,已经没什么芥蒂了,看她这样倒是好玩儿,莞尔:“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把自己憋坏了。”

林阅微摇头:“不说。”

顾砚秋挑眉:“真不说?”

林阅微纠结了一瞬,又开口了,说:“你们家里人能生出你这么一个根正苗红三观端正的孩子来真不容易。”

顾砚秋笑了笑没接话。

“你说我一找就找着你了,我得多幸运。”没说两句林阅微就绕到了吹捧妻子这条路上。

顾砚秋拧了拧脸盆里的热毛巾,递过去,林阅微擦了把脸,又擦擦手,说:“还有你哥,顾飞泉也是真的惨。”她想想,再度感慨了一遍,“真的惨。”

顾砚秋忍俊不禁。

林阅微一肚子的话想吐,不合适,随口吐了两句就算了。从房间里出来吃早饭的时候,气氛和往日并无差异,只是初一的午饭刚吃完,顾槐便说要回燕宁。他们一开始计划是要住上两三个晚上的,顾爷爷没说什么,摆了摆手,老人家在林阅微走之前又给她封了份红包,林阅微假装一无所知地甜笑。

在老家只呆了一天,一行人匆匆回了燕宁,林阅微为了过年特意空出来一个星期的档期,过去三天,还剩下四天,两人一合计索性准备出去玩两天,都是不喜欢拖拉的人,两个小时制定了旅游路线,半小时买了车票,睡一觉后,第二天早上就出发。

同时出发的还有程归鸢,她是想初一就去的,被程妈妈一眼瞪了回去,讪讪地打消了主意。初二天刚蒙蒙亮,客厅里就响起了脚步声,程归鸢轻装出发,出了家门,奔往高铁站。

从燕宁到屈雪松住的市需要四五个小时,从市里转动车到县城,候车加上车程,到达县火车站的时候已经天擦黑了。

小城不是很繁华,程归鸢单手按着双肩包的肩带,出了火车站,招了辆出租车,报了手机上她爸给的地址,出租车司机说好嘞,她坐上车以后却不开,后来说是要等人拼车,程大小姐把价钱翻了一倍,出租车司机载着她走了。

天气还是冷的,程归鸢却把车窗摇下来一半,能够更清晰地看到路旁的风景,路过一所中学的时候,她眼睛突然亮了一下,问司机师傅:“刚刚那个是不是XX一中?”

司机师傅说:“是啊。”

程归鸢确定了,就是屈雪松念过书的那个一中。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程归鸢决定有空要去趟这个一中,莫名兴奋了一会儿,按捺不住地问司机师傅:“你知道屈雪松吗?”

司机师傅说:“知道啊,我们这的。”

程归鸢与有荣焉地问:“她很有名吗?”

司机师傅说:“有名啊,我们这小地方没什么名人,她是我们县里的那个,叫什么来着,荣誉市民。先前县委书记还给她颁发了十佳市民,一个什么奖,我女儿喜欢她。”

程归鸢:“我也喜欢她。”

司机师傅笑:“你们小姑娘都喜欢她。”

程归鸢心说:我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可不一样。

“谢谢师傅,不用找了。”程归鸢从包里抽出一张整的一百元,递到前面,推开车门快速下了车。她本来是想跟小说里那样,走到屈雪松家楼下,一个电话上去,说:“下来。”

然后屈雪松好奇地下来,就会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她。

结果屈雪松家这个小区,安保比较严,她没法儿不得到户主招呼,就自己一个人进去。她想了一个法子,躲在小区门口不远的一棵树后,看着小区里面的楼房给屈雪松打电话。

屈雪松被吵得脑仁疼,无他,客厅里有两个孩子,是她堂弟家的,堂弟她爸妈今天过来吃饭,带着两个孙子。屈雪松爸妈看看俩小孩子,将目光落到了屈雪松身上,屈雪松假装没看见,再大的明星也要面对家里父母对婚姻大事的盘问,好在她是明星,事业为主,爸妈没有催得很紧,偶尔旁敲侧击地问一下有没有对象。

今年问的时候,屈雪松脑海里闪过了程归鸢的脸,愣了一下。敏锐的妈妈发觉了,激动地笑问:“是不是有情况了?”

屈雪松都三十多了,不再像个小女生一样,有点儿风吹草动也会像爸妈报告,只是轻轻一笑,摇头:“没有,有的话我会告诉你们的。”

昨晚上她还和程归鸢聊天了,和她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虽然有时候会让她不知道怎么接话。

屈雪松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往回翻两人的聊天记录,眼睛弯起来。

“姑姑姑姑,我要看电视。”

屈雪松把手机锁屏,装进兜里,把电视机打开,看着地上打滚的其中一个孩子:“想看什么?”

“看小猪佩奇。”

屈雪松搜了小猪佩奇,点击播放,这个盯着电视不动了。

另一个又开始:“姑姑姑姑。”

屈雪松觉得她是在鸽子叫,心里发笑,面上却耐心温柔地问:“你要什么?”

另一个说:“要姑姑抱。”

屈雪松:“……”

“好吧。”屈雪松弯腰把刚两岁的女孩儿抱起来,一只手兜着她的腰,让她站在自己腿上玩。

兜里的手机响,屈雪松还没摸到手机,女孩儿先扑了过去,动作迅速地把手机拽了出来,屈雪松上一秒还在感慨现在的小孩子不得了,对手机太狂热,下一秒看清来电显示,用力将手机从女孩儿手里抽了出来。

女孩儿嘴一瘪,哇哇哭。

屈雪松把这个孩子往地上的哥哥怀里一塞,匆匆道:“你哄一下妹妹。”

她自己回房间接电话。

“喂。”屈雪松控制着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声音淡淡。

“屈雪松。”程归鸢和她完全不一样,她开心就是开心,最好要让全世界知道,从电话里便传出来十足的喜悦兴奋。

“嗯。”屈雪松应。

程归鸢佯装委屈道:“你对人家这么冷淡的吗?我可是在百忙之中给你打了电话啊。”

屈雪松淡道:“我不是在百忙之中接了你电话吗?这还叫冷淡?”

程归鸢笑了阵,又喊她:“屈雪松。”

她声音有点轻,每个字落下的重点不同,像鼓点一样响起在屈雪松的耳边,屈雪松耳根有些发麻,比方才稍微温柔地应了一声:“怎么了?”

程归鸢仰头,在错落有致的楼房里寻找着屈雪松家的窗户,一扇一扇地看过去,看到有人影的就停留几秒:“你在干什么啊?”

“在和你打电话。”

“其他的呢?”

“没别的事情了。”

程归鸢笑了一声。

“笑什么?”屈雪松说,“我现在没什么事忙而已。”

程归鸢笑说:“我就是开心。”

屈雪松听着客厅外面的吵闹,再听着听筒对面的呼吸声,忽然想对她说点儿,她想听的话,她勾了勾耳畔的长发,垂了下眼,刚开口:“程……”

程归鸢打断她,说:“我给你寄了个快递,刚快递给我短信,说送到了门卫,你不忙的话,现在下去拿一下?”

“寄的什么?”

“告诉你了不就没有惊喜了?你下去拿一下呗。”

“……好。”

屈雪松从卧室出来,将先前随手搭在沙发靠背上的大衣套上了,屈妈妈从厨房里拿了碗筷出来摆上桌,叫住她,问道:“都吃饭了你干什么去?”

屈雪松说:“我拿个快递。”

她把手机和钥匙揣进兜里,戴好口罩和帽子,低着头出门。她家离门卫处不是很远,步行两三分钟的距离,走出一分钟,她发现了一个疑点,她的快递都是放到快递柜里的,怎么会突然送到门卫处?虽然起疑,但出于对程归鸢的信任,她还是到了门卫处,问了里面的门卫,说是没有快递。

屈雪松出了小区,四下张望,突然朝着程归鸢藏身的那棵大树走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她已经看到了藏在树后的一个衣角,就在她要绕到前面去的时候,树后的人突然走了出来,前一秒还想着的人鲜活地站在了眼前。

程归鸢穿了身长羽绒服,系着浅色围巾,脚底下放着背包,露在外面的耳朵和鼻尖冻得通红,cos快递小哥,空手递过来,眉眼弯弯,说:“您的快递,请签收。”

屈雪松托过她手,看她一眼,突然低头在她掌心轻轻地亲了一下。

轻盈柔软的触感。

“!!!”

程归鸢懵了。

屈雪松抬眸笑道:“不是让我签收吗?我没带笔。”

程归鸢缓了一会儿,定定地瞧着她,认真地说:“你亲我了,是你主动的。”

屈雪松还是笑:“对,我主动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她突然将脸埋进屈雪松肩膀,低声说,“所以你得对我负责。”

屈雪松双手环住她腰,偏头对着她的耳朵说:“嗯,负责。”

程归鸢听着她在自己耳边的低语,恍惚道:“所以我们是在一起了吗?”

屈雪松反问:“我们分开过吗?”

程归鸢有点儿想哭,吸着鼻子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屈雪松好笑道:“我怎么样了?”

程归鸢哽咽说:“说好是我追你,你怎么反过来了。”

屈雪松说:“你要是想继续追的话,我把刚才的话收回来。”

程归鸢马上说:“不行!你敢!”

屈雪松来了恶趣味,说:“我若是敢,你怎么办?”

程归鸢说:“那我就哭。”

屈雪松:“……”你可真有出息。

大过年街上没什么人,有人也是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受不了冻匆匆路过,没心思多赏一个眼神看这里,两人在树后面静静地拥抱着,屈雪松感觉程归鸢的一只手绕到了背后,将她的手牵了下来,从手腕摸索到指尖,然后分开她的指缝缠了进去,再握紧。

她眼睛往别处看,偷偷摸摸的,想是做坏事怕被发现的孩子。

屈雪松把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扬了起来,在她眼前晃了晃。

程归鸢啊了一声,怪状道:“我们什么时候牵的手?我怎么不知道。”

屈雪松不拆穿她,将两只手拽到自己唇边,侧了一下角度,看着程归鸢的眼睛,又在她指背上吻了一下。

最新小说: 别叫我顶流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 乖一点就亲你 小时光 认真的胡闹 桃源仙村 战医圣婿 偏执纯情 许你骄纵 前方高能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