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 / 2)

顾砚秋看着她:“想笑就笑吧,不用勉强自己。”

林阅微僵了一秒,果真哈哈大笑起来。

真不怪她,她忙得昏天黑地,有一段日子没和顾砚秋视频了,而先前几次由于变化缓慢,也可能是量变引起质变,今天开视频突然就能明显地看出来顾砚秋脸部的圆润了。

笑完了,林阅微往前倾了倾身子,视线试图通过视频往下滑,手做了一个虚握的手势,流氓地问:“胸大了吗?”

那她不是有福气了?

顾砚秋冷冷地横了她一眼。

林阅微做了个求饶的姿势,表示自己再也不敢了。

皮了一下,林阅微问:“怎么回事?最近偷懒没健身吗?”顾砚秋不像是这种人啊,自己不在的时候她可自律了。

顾砚秋把冉青青最近的养猪纪实给她大致描述了一遍,林阅微笑得倒在床上爬不起来。

顾砚秋苦恼道:“你还笑,我再这么吃下去,健多少身都不管用。”

林阅微脸枕在床上,笑:“你跟我妈说啊。”她又说,“我妈就是个这么热情的人,先前你阿姨阿姨的,她不好意思太放任自己,现在喊上妈了,可不得把你当成亲女儿养。”

顾砚秋说:“那你怎么不胖?”第一回见她都挺苗条的。

林阅微猖狂大笑:“我是吃不胖体质啊。”话虽这么说,但吃不胖体质和能够上镜的体重还是有区别的,林阅微拍戏前都会刻意节制饮食。

顾砚秋不服气地哼道:“你像我被这样喂,怎么都得吃胖了。”她曾经也以为自己是吃不胖,现在知道了只是吃得不够多。

林阅微:“你就没跟我妈说过?让她不要给你吃那么多。”

顾砚秋支吾道:“你妈的一片心意,我不好拒绝。”

“什么我妈,是咱妈。”林阅微先纠正她,然后说,“你这样不行的啊,你不拒绝她当然不知道你不要了。世界上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世界上有一种瘦,叫妈妈觉得你瘦,世界上有一种……”

顾砚秋打断她,生无可恋道:“好的我知道了。”

林阅微了然地望着她,笑:“下回知道拒绝吗?”

顾砚秋:“唔。”

林阅微笑意愈深:“我帮你跟她说。”

顾砚秋眼睛就亮了一下。

林阅微邀功地说:“快亲亲我。”

顾砚秋噘嘴,说:“么么哒。”

林阅微身心舒坦,她知道顾砚秋为什么不拒绝,无非是因为迟来的母爱滋味太好了,她舍不得,生怕拒绝了会引发一些不好的后果,虽然都是杞人忧天,冉青青那么大心脏的人根本不会去东想西想,但她能够理解顾砚秋,也知道她在其中的意义。

常道婆媳关系能不能处好就要看夹在中间的那个人,夹在中间的林阅微此时此刻感觉挺幸福的。

冉青青睡得早,林阅微暂时掐断了和顾砚秋的视频,给她妈打了个电话。

她和冉青青的联系频率依旧不高,一是她一贯自立,冉青青放心她,没那个动不动黏糊的习惯,以前还有个催婚的目的,现在简直各自安好就是晴天;二是冉青青女士沉迷养猪,不是,养顾砚秋和猫,没工夫搭理林阅微,打个电话来她还挺嫌弃的,嫌她耽误自己正事。

这天晚上,冉青青女士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开口就是一声叹息:“又有什么事儿啊?前天不是打过电话回家了吗?”

“妈,我是上周打的电话。”

“哦,上周。”冉青青对自己记错这事丝毫不引以为耻,“那你现在又有什么事?快说,别耽误我钻研食谱。”

“又钻研食谱?”林阅微自动把顾砚秋的脸再次扩圆。

“不然呢?秋秋太瘦了,得给她补补。”

“瘦?”林阅微说,“我刚和她视频都圆成那样儿了还瘦呢,妈,人家是公司的门面,你就不能照顾一下对方的身材吗?”

“我照顾了啊,我怎么没照顾。”冉青青头头是道,有理有据,“我查过标准体重了,秋秋光脚都有一七零了,还在范围内,离肥胖远着呢。”

“妈!”林阅微寻思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严厉制止道,“你知不知道女孩子要好看的呀,谁会按照网上那正常体重啊,她骨架还是属于偏轻的那一类,你给她喂到标准体重,真的不好看。”

冉青青不听,还反过来说她:“你怎么回事呀?怎么嫌弃自己老婆胖了吗?”

林阅微冤枉道:“我没有啊。”

冉青青说:“那你是什么意思,大半夜特地给我打电话让我不给你老婆做好吃的,是不是刚刚视频完你发现她变胖了,迫不及待来找我了?”

林阅微张嘴:“我……”

冉青青打断她说:“别你你你了,什么男的都是大猪蹄子,我看你也是个大猪蹄子,谈恋爱的时候就宝贝儿你太瘦了,多长点肉,结了婚,真长点肉,哦豁,嫌弃人家胖了。”

林阅微:“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冉青青:“你就是这个意思。”

林阅微:“我没说过,我不承认!”

冉青青:“你承不承认的重要吗,反正就是个大猪蹄子。还是你在剧组吃不到好吃的,嫉妒秋秋了?”

林阅微心说我嫉妒被养猪?闹呢吗这不是。

她回答:“没有。”

冉青青:“你一不是嫉妒,二不是嫌弃人家胖,那你干什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林阅微听笑了,不跟她妈玩隐晦的你绕我绕了,说:“是人家顾砚秋不好意思跟你说,拜托她老公我,到你这来委婉地劝说一下,她是真不能再吃了,眼瞅着都奔一百一去了,那双下巴都快出来了,您看不见啊?”

冉青青讶然地张了下嘴,说:“真的啊。”

林阅微笑:“可不是真的?”

冉青青倒不在意,也笑:“她怎么自己不跟我说?”

林阅微撩了撩自己的头发,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床头,说:“您还不知道她那个性子,闷闷的,喜欢把话憋在心里,就这,还是我自己察言观色出来,然后来跟你说的。”

冉青青说:“行吧,那我明天不让她吃那么多了。”

***

林阅微把和冉青青圆满的谈话结果回复给顾砚秋,顾砚秋还紧张地问她:“妈有没有不开心?说我怎么样什么的。”

林阅微好笑又怜惜道:“不会的,你别老是想那么多,我妈和那谁不一样,人特好,心特大,现在疼你比疼我还厉害,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不过,你要是老有事都叫我转达的话,她会觉得你和她生分,才会不开心。”

林阅微没忘记敲打敲打她,虽然她是很乐意做传话人,但不想永远做传话人,她希望她们是真正的一家人。

“那……”

林阅微鼓励地看着她。

“下次我试试自己说。”顾砚秋小声道。

她语调轻软,低眸的样子让人很想肆意欺负一番。

林阅微心痒地问她:“你什么时候来探我班啊?”都一个月了,顾砚秋的下下下周末还没个谱。

顾砚秋面带愧疚:“我本来是打算上星期去的,票都买好了,但林氏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很急,需要立刻处理……”

“现在解决了吗?”

“解决了,没什么大事。”

“那这周末?”

“要参加一个行业峰会。”

“重要吗?”

“挺重要的。”

“好吧。”林阅微显而易见地不开心,“那下下周?”

顾砚秋不敢保证:“我尽量。”

林阅微提了一下嘴角,说:“我去睡觉啦。”

顾砚秋说:“晚安。”

林阅微把视频关了,两只手交叠着枕在脑后,却没什么睡意。

她摸过床头的手机,点开日历,在上面数着,再匀几天都要一个半月了,还说两个月要来探两次班呢,这情况下去,索性直接等到她拍完戏回家吧。

林阅微闷闷不乐地睡了。

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王圆圆过来喊她起床吃早餐,便瞥见她阴沉着一张脸,周身萦绕着“别惹我”的气息。

人没下楼,王圆圆让酒店送的早餐,豆浆包子油条,很简单经典。林阅微一边吃早餐一边看剧本,慢慢地眉眼间的郁气才消散。

她在这个片子里戏份挺吃重的,原作是篇种|马文,被和谐了,她和男主的感情线被砍了,林阅微乐得轻松,轻松没多久就发现她和女主的戏份有点姬。

女主是个流量小花,大部分ip剧的标准配置,这位流量小花不算大火,和屈雪松那样实打实的一线是没法儿比的,去年刚红,说起来还比林阅微后出道,但是背后有个大靠山,带资进的组。

女主本人性格过得去,没有因为带资进组就胡来乱来,要改这改那,也可能因为男主这位流量小生比她咖位高得多,不敢乱来,总之林阅微和女主关系还行,不太热络,但也不生疏。

今天要拍的戏,是女主和女二的初遇,没错,就是她们俩的初遇,而不是和男主的。

林阅微演一个世家小姐,她的五官可塑性还是非常强的,虽然长得锋芒毕露了一点,但稍微改办一下妆容,垂一下眼,又能品出不一样的温柔秀婉来。

剧虽然是个玄幻片,但背景是个古代的,林阅微先套了一件白色棉麻的里衬,又穿了一件浅紫色的襦裙,最后还套了一层同色系的纱衣,盘起一半的发上簪了个白玉葫芦簪。

剧组有钱,服化道不含糊,这些衣服都是实打实的厚实,已经快入夏,穿在身上没多久林阅微便捂出了一身的汗。

王圆圆把小电扇对着她脸吹,林阅微撸起一只袖子,趁现场还在布置,导演在调派人手,单手卷着剧本争分夺秒地在复习。

“微微。”一道娇媚的声音传来。

林阅微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她按下剧本,回头冲对方笑:“宁宁姐。”

这人就是女主,叫文宁,和林阅微同年,生日还要小上几个月,形势比人强,她现在是女主,林阅微只是个配角,一口一个姐喊得脸不红气不喘。

文宁这个角色是个性子烈的,但她本人声音却是一副软嗓子,声音可以后期配,但形体就没办法了,她走路的步伐一点都不像角色。导演拍戏的时候频频皱眉,一开始的时候还耐心指导,后来不知道是见她实在没有进步,还是文宁后台太硬,竟一个字也不提了,只要台词能说完整,不卡壳,不太过出戏,都是一个“过”字。

最新小说: 小时光 认真的胡闹 桃源仙村 前方高能预警!!! 乖一点就亲你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 偏执纯情 别叫我顶流 许你骄纵 战医圣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