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进击的后浪 > 第0189章 多手准备

第0189章 多手准备(1 / 2)

江跃确实构思了好几个计划,不过具体怎么实施,还得根据局势的变化来决定。

最关键的一点,如何实施计划,还得取决于对方的行动。

如果对方一直不行动,江跃各种对付对方的计划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小江,以我看,我们倒不如先把孩子给救了。按你说的,只要把那个阵法破坏,魂魄释放出来,这些孩子自然可以恢复。只要孩子们没事,灭不灭对手,也并非第一要紧的事啊?”

老韩沉吟片刻,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江跃苦笑道:“问题就在于,如果先破坏阵法,对方随时可以发现。那样的话,他产生了警惕心理,要想对付他就更难了。而那些狐族的狐子狐孙,生死却掌握在他手里。”

“难道那些狐子狐孙的生死,还能比一百多个孩子更重要?”

“话也不能这么讲啊。”江跃叹道,“由我来决定,我也想先救孩子。可主动权并未完全掌握在咱们手中。如果我跟那老狐说先救孩子,它显然知道这对它的狐子狐孙来说是有极大风险的。那么老狐会尽力吗?会不会从中使诈?甚至是阻挠不配合?万一他玩点花样,这些孩子的魂魄出现一点点意外,很可能是无法弥补的。这个风险,咱们也得考虑在内。”

按正常逻辑,当然是先救孩子。

可坏就坏在,那个阵法是狐族参与的,要释放孩子们被阵法拘禁的魂魄,狐族必须参与在内。

狐族一向智慧出众,风险意识超强。一旦知道江跃的计划是拿狐族的狐子狐孙冒险,它们不从中作梗才怪。

这事必然难以顺利。

这也是江跃为什么选择先对付那个术士的原因。

灭掉那个术士,才是从根子上解决问题的办法。

罗处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江跃的担心不无道理。

“老韩,换位思考,我们是狐族,恐怕也不会冒这个风险。”

老韩默然点头:“那万一这个术士一直不出现,躲在背后一直不肯出来,事情岂非一直拖下去?”

“咱们拖得起,对方却未必拖得起。”江跃道,“从老狐的口气看,对方对这个阵法很重视,每天都要催促。如果他发现这个阵法停滞,肯定要想办法的。只要他采取行动,我们就有办法。退一步讲,他如果不采取行动,局势也仅仅是僵持,也不至于恶化了。”

信物已经被摧毁,那阵法已经不能持续勾摄幼儿魂魄。

“小江,就按你说的,先对付这个邪恶术士,再考虑救孩子的事。说吧,要咱们这边怎么配合你?”罗处一锤定音,做了决定。

“我不要你们特殊配合,你们就正常调查,正常派人就好。不要太用力,也不要太敷衍。总而言之,就是正常调查。如果咱们用力过猛,对方很可能会惊觉,如果咱们敷衍了事,对方也有可能会怀疑这是个陷阱。”

这个尺度要拿捏得很好。

罗处笑道:“这可真不简单。”

老韩却道:“小江,还有个问题,你考虑过没有?如果那个术士,他压根不是在外地,而就在幼儿园周围一带?那么咱们昨天的一举一动,很可能就在他的监视之下。甚至你和狐族之间的冲突,他也看在眼里?”

所谓的对方不在星城,这完全是老狐所述,并没有得到求证。如果那术士故意使诈,老狐也无从判断。

所以,老韩这个说法,倒是给江跃提了个醒。

江跃心头凛然,他的种种计划,还真是没有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都是默认了老狐判断,默认对方这些天不在星城。

可万一,真像老韩说的,这只是对方使诈呢?

实际上,对方一直就在幼儿园周围,一直就在暗中监视着幼儿园的一举一动呢?

那么,昨天一整天的事,对方岂非了如指掌?

白天他们在幼儿园的所作所为,对方肯定能通过监视摸得一清二楚,甚至夜间,江跃和老狐的交手,乃至老狐带着江跃进入地窟下面,对方也未必不能掌握啊。

不管老韩的猜测是否属实,江跃都觉得,这个因素绝不能忽视。

思忖了许久,江跃道:“你们该怎么行动,还是怎么行动。还是那个原则,不要用力过猛,也不要敷衍了事。”

“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会去。”江跃露出一丝诡异微笑,“如果真跟老韩猜测的这样,事情倒也好办。”

这个因素,如果之前没有考虑在内,确实有可能会被搞得措手不及,但如果提前有准备,江跃却已经有了计较。

……

早上九点多,行动局这边,还是老韩带队,又奔赴到了幼儿园现场。

江跃也出现在了队伍当中。

不管那个邪恶术士是不是在附近,江跃现在也不避嫌,找到洞窟入口,单枪匹马直接进入地窟当中。

行动局的人,则在外围戒严。

如果那邪恶术士不在星城,江跃进入也不用担心被看到。

如果那邪恶术士一直在星城,一直就在附近监控,昨晚发生的一切自然看在眼里,那他早就知道江跃其实知晓地窟的秘密。

所以,到了这一步,已经无需再回避什么。

老狐看到江跃到来,连忙迎了上来。

“怎么样,他有没有联系你们?”

“有。”老狐连连点头,“就在刚才不久,他说他明天返回星城。而且,他已经知道信物被毁,阵法暂时停摆的情况,大发雷霆。”

“有没有说别的?”

“说了,他说等他明天回来。说了很多狠话,说倒是要看看谁胆子那么大,敢破坏他的好事。”

“你跟他怎么说的?”

“按你说的,除了不能说的部分,其他我都基本上照实说。星城行动局,调查出信物,毁掉了信物。”

不能说的部分,就是老狐被江跃控制,地窟阵法秘密暴露这些。

这是核心的东西,绝对不能说。

“他没有折磨你的狐子狐孙?”江跃好奇问。

“这次真没有。”老狐也觉得有些诧异,“他可能也知道,这不是我们不尽力,而是有其他人破坏他的好事,所以难得没有迁怒我们。”

江跃却皱起了眉头,对方越是这样,江跃反而越觉得有些反常。

“他说他不在星城,是你主动问起的,还是他主动说的?”

老狐仔细回想了一下:“我没问过,是他主动说的。当然也只是话题说到那个份上,他无意中透露的。”

“那你觉得,他真的不在星城么?”

老狐想了想,却没有什么头绪:“我判断不出。他这个人很谨慎,很狡猾,城府很深,我自诩活了几百年,也看不透他的心思。”

江跃默然,按老狐的说法,如果对方这么谨慎,城府这么深,为什么要特意主动强调在外地呢?

他在不在外地,似乎不影响他和狐族的沟通,那他特意强调在外地,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不是在外地?一直就在星城?甚至就在这附近?

否则,他为什么要“无意中透露”这个一个重大信息?

江跃暗暗心惊,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点高深莫测啊。

江跃一直在暗中观察老狐的反应。虽然老狐受他控制,可江跃还是得防它一手。

万一这老狐两头骑墙呢?

这边跟自己妥协,那边又跟对方妥协呢?

这也不是不得不提防的事。

但是从老狐的反应看,江跃又看不出它有什么异常。

江跃忽然一笑:“昨晚回去之后,我做了个梦。”

老狐愕然,不知道江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想知道我梦到什么吗?”

最新小说: 仙鸿志异 全球都在给我打工 无敌之战尊 朝凰大陆 一笑风云变 神捕从加点开始 奋斗从镇邪司开始 斗罗剑修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了大佬 永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