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进击的后浪 > 第0118章 人心更比鬼怪恶(求订阅)

第0118章 人心更比鬼怪恶(求订阅)(1 / 2)

咖啡厅外,柳大师老神在在,双手抱胸,仿佛一切都智珠在握。

那名女助理非常合格,需要她的时候及时出现,不需要她的时候,她能像空气一样透明。

看了看时间,女助理微微皱眉:压着嗓子道,“大师,他们进去超过五分钟了。不会是有什么变卦吧?”

“能变到哪里去?”柳大师悠悠一笑,“这云山时代广场的局势,只有我说了算,懂么?他们想分出场费,就更别出什么幺蛾子。否则,局势恶化,到时候就不是这个价了。”

女助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退在一边,不再说什么。

就在这时,咖啡厅内响起砰的一声。

好像是墙体被撞开似的,声音非常沉闷,却异常响亮。

女助理吃惊:“大师,你那些鬼物……它们不会对闫长官和高处下手吧?”

“不可能的!”柳大师语气非常坚定。

“进去看看。”

柳大师虽然胸有成竹,但是看那高处和闫长官半天不出来,里头又闹出那么大动静,多少有些狐疑。

走进咖啡厅,柳大师叫了一声:“闫长官?高处长?”

咖啡厅空荡荡的,没有回应。

好像刚才进去的两个人,压根不在里头似的。

有点不对劲。

柳大师走到门板虚掩的那个包间,又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回应。

柳大师轻轻推开门,里头却空无一人。

门再往里推,忽然又是砰的一声响。

门板后面,高处长的身体摔落在地,脑袋歪在一边,脖子明显有错开,一看就是被外力扭断的。

边上的墙体,出现了一个大洞。

大洞破开的口子极大,一看就是人为撞开的。

这种商场内部的用材,都不算特别结实,但也不是说撞开就能撞开的。

刚才确实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难道说是闫长官撞开墙体,从隔壁溜了?

柳大师有点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他怎么都想不到,闫长官和高处长会自相残杀?

难道两人是有什么利益没谈妥,出现了内讧?

他们要内讧,柳大师一点都不关心。可是现在明显不是内讧的时候啊。

他柳某人灭鬼的酬金,还等着高处长和闫长官去兑现呢!

闹这么大的一出,这酬金还能作数吗?

甚至,柳大师都怀疑,高处长一死,之前承诺的出场费还能落实吗?

不会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一个子都没着落吧?

“大师,怎么会这样?”女助理显然也傻眼了。她显然也看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操作。

“特么的,这是要我柳某人白忙活一场吗?闫秃头这是什么意思?杀了高处长,这是想不认账吗?”

女助理却忍不住道:“大师,真是闫长官杀了高处长吗?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呢?”

“怎么个不对劲?”

“这闫长官孤身一人进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他没有任何动机杀高处长吧?这件事彼此之间有很深的共同利益纽带,杀了高处长,这根纽带就等于断了。尤其是这个时候杀高处长,那不是自断财路吗?而且,不是把局势搞复杂吗?他堂堂行动局的高层,几乎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杀高处长,难道不怕咱们指认他?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谋杀属下?他这乌纱帽还要不要了?”

女助理的思路很清晰。

经她这么一分析,柳大师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难道说,这咖啡厅里,还有第三个人?”

“是不是第三个人不好说,也许是其他邪祟呢?”

“不可能!”柳大师坚决否认,“我再重申一遍,这云山时代广场绝对不存在其他邪祟!”

“那也许……闫长官根本不是闫长官,是邪祟所变?”

“你是说……复制者?”柳大师失声道。

“一切皆有可能!”

柳大师喃喃道:“这就有点意思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师,以我看,不管谁杀了高处长,一定得找出来。否则,极有可能成为隐患。这个计划,极有可能被破坏。”

“该死,该死!”柳大师懊恼之极。

局势照这么发展下去,他的出场费也好,灭鬼的酬金也好,有可能都要打水漂,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大师,会不会是行动三处那个罗处长搞鬼?”

“他们?”

“你别忘了,星城复制者的案子,是他们行动三处负责的。他如果虚报个把复制者的数字,留一两个复制者在身边使用,也完全有可能吧?”

不得不说,这个女助理的脑洞也很大。

而且,她这样推理,竟显得非常合理。

柳大师的脸色十分难看。

“这几个混蛋,到底有没有进商场?”

“大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您养了好几个鬼奴,何必矜持,一发都放出来呗!商场就这么大,我不信他们区区几个人,能躲到哪里去?照我说,您就不该急着让鬼奴朝高处那两名手下动手。虽说这样可以制造恐慌,迫使他们支付额外酬金。可这么一来,节奏都打乱了。感觉事态现在明显有些失控……”

柳大师颇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的确是有点操之过急,用力过猛了。

他对罗处那些人的去向,其实一直都不太关心。

他关心的是,怎么拿到出场费,怎么恐吓高处长和闫长官,让他们六神无主,这样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给酬金。

所谓的厉鬼,所谓的卦象,完全是他一手炮制。

出发点只有一个,趁火打劫,捞取更多好处。

至于杀两个无辜之人?

在他们这种人眼里,和拍死两头苍蝇没多大区别。

只要在他们计划内,没有谁是不可以死的。

“你说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柳大师询问起女助理。

“还是要找到那几个人,决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去!只要这些人都死了,里边发生了什么,还不是咱们说了算?到时候问题解决了,分钱的人也少了一个。似乎也不亏?”

柳大师眼前一亮。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只要云山时代广场的案子搞定,给行动局一个说法,还怕他们不给出场费?还怕他们不给额外酬金?

酬金不给?

大不了再闹一下鬼好了。

闹不闹鬼,还不是他柳大师说了算?

柳大师正得意时,忽然走廊哗啦啦一片响声传来,好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两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朝走廊外冲出去。

就在他们冲出走廊后的两三秒后。

墙体破洞的另一边,钻出一道身影,赫然是伪装成闫长官的江跃。

只见他伸手摸向一条椅子,随后手中就多出了一只手机。

手机还处于录音状态。

江跃将录音一关,快速闪入那个洞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现在,他基本已经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彻底摸清楚了。

云山时代广场的诡异事件,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人为阴谋。

商场失踪的几百号人,绝对是人为挟持!

而这个柳大师,大概率跟这批人是同一伙。

至于背后这股势力到底是谁,江跃目前无从得知。不过这件事,只要柳大师不死,总有机会搞清楚。

商场这几百号人被人挟持之后,背后这股势力又收买了闫长官,还有高处长这些人。

所以,云山时代广场这个案件,闫长官才会亲自出马。

其实根本不是来调查案子,而是来擦屁股,来找一个合适的说法而已。

而擦屁股的闫长官和高处长,又不甘寂寞,勾结这个柳大师,又来骗一道出场费。

这些信息,有些是江跃从高处长那里逼问出来。

有些则是通过柳大师刚才和女助理的对话中,分析出来的。

令江跃毛骨悚然的是,以高处长的地位,他竟然连背后那股势力具体是什么情况,都说不清楚。

由此可见,这股势力绝对不一般。

能让行动局高层闫长官都妥协,都乖乖听命的存在,能一般吗?

星城这么个地方,怎么会盘踞如此可怕的势力?

难道是诡异世界已经渗透到星城了?

这股势力压根不是人类的势力,而是诡异势力?

只可惜,这些问号,高处长那里也给不出确切的答案。

高处长自然是江跃杀死的。

这种吃人饭不干人事的败类,江跃杀他,非但不觉得膈应,反而有一种莫名的畅快感。

进入诡异时代,江跃经过了这许多诡异事件,心态早已经不受过去那些规则的限制。

杀人虽然不容易。

但迟早终究要走出这一步。

远古法阵,十绝死地,现在已经确定是柳大师的鬼话。

令江跃没想到的是,高处长那两个手下,竟是被柳大师畜养的鬼奴所杀,这着实有点刷新江跃的认知。

人心竟然可以险恶到如此程度。

就为了区区的额外酬金,看起来在同一条船上的人,竟然说杀就杀。

杀了之后还装神弄鬼。

最新小说: 仙鸿志异 全球都在给我打工 无敌之战尊 朝凰大陆 一笑风云变 神捕从加点开始 奋斗从镇邪司开始 斗罗剑修 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了大佬 永恒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