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进击的后浪 > 第0113章 盘石岭祖上传承,大星城再传恶讯

第0113章 盘石岭祖上传承,大星城再传恶讯(1 / 2)

江跃跨进宗祠的那一瞬间,心头涌过一种踏入另一层虚空的感觉。

等他反应过来,大堂的门嘎嘎嘎竟自己虚掩起来。

“三狗?”江跃一惊,身边的三狗,竟没有跟着走进来。

仿佛跨过一道门槛,哥俩竟步入了两个不同的平行世界,竟没有走在一起。

一时间,江跃惊疑不定。

正思忖间,先前那道影子,又出现在了视野中。

爷爷?

先前江跃非常确定是爷爷,这会儿,他反而有些拿不准了。

爷爷明明已经仙去,这一点他记忆是非常深刻的。他那时候虽然年幼,却是亲眼看到爷爷入殓,被人搬进了棺木中。

这个画面,江跃印象太深刻。

那么眼前这人,又是怎么回事。

“爷爷?”江跃又叫了一句。

这道身影的确是爷爷,音容笑貌,一如当年,一点变化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记忆中的样子。

可这道身影又没有回应江跃。

含笑走到江跃跟前,轻轻伸手,在江跃的头顶慈祥地拍了两下。

此情此景,颇有种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的意象。

江跃只觉得一股暖烘烘的热流,涌入身体。

接着,他的身体竟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困倦之意,上下眼皮不住打架。

不知不觉间,江跃竟然深深睡了过去。

等江跃幽幽醒来时,外头天已大亮。盘石岭云开雾散,晨曦依旧。

江跃神态恍惚,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

看似才过去了半夜,却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梦。

这场大梦,爷爷的身影始终在他身侧,对他絮絮耳语,对他谆谆告诫,对他悉心教导,对他言明利害。

一场大梦醒来,江跃脑子里明显多出了许许多多的信息。

原本对这个诡异世界缺乏了解的他,竟变得清晰了许多。

一切都发生在梦中,但却真实地刻入他的记忆深处。

果然,诡异并不是从此刻开始。

事实上,诡异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向这个世界渗透。

只是,普通的人类,感知麻木,还察觉不到那种微小幅度的变异。

爷爷却不是普通人,江家也不是普通家族。

在梦中,江跃得悉,江家一直以来,都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看着默默无闻,山野村夫,实则肩负重任。

像江家这样的家族,整个大章国还有很多。

当然,具体有哪些,梦境中,爷爷并没有详细提及。

这场大梦,爷爷要传达给他的主要信息,还是这个诡异世界的变迁史,以及将来在诡异格局中,如何生存,如何应对。

很明显,即便是不凡的江家,面对诡异大局,也存在极大的彷徨。

因为,诡异入侵的世界,到底何去何从,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预测,谁也没有经历过,谁都无法判断最终走向。

所有的恐惧中,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

在梦中,爷爷还提到江家的宗祠。

江家宗祠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蕴含着江家先人们的心血。

宗祠之内,更是安排了诸多法阵守护,一旦到了危急时刻,法阵受到外界刺激,会自发启动。

当然,这些法阵却都是一次性的。

每一次消耗,都意味着宗祠的法阵减少一道。

毕竟,在诡异没有入侵时,整个人类世界的灵力资源少得可怜。江家列祖列宗,也是耗费了几代人的心血,辛辛苦苦搜集到一些灵物,勉强在宗祠中刻画出这些法阵。

而阵法,恰恰是最消耗灵力的东西。

所以,在灵力枯竭的时代,要刻画这些法阵,先祖们花费了多少心血,可想而知。

江跃多少有些惭愧,祖宗历代耗费无数心血的这点家底,昨天一个晚上,就消耗了不少。

那百鸟朝凤的壁画,足足少了四分之一。

这少掉的,就是消耗的。

一旦消耗,不可再生。除非后人可以找到灵物,掌握刻画法阵的技能,重新刻画法阵。

当然,这一切技能,在梦中爷爷早就灌输给江跃。

所以,如何刻画法阵,如何制作符文,如何操纵法器,如何辨识灵物……

等等诸如此类的技能,江跃不再是个小白,反而算得上是个行家。

毕竟,祖传的技能,江跃的记忆已经全盘接收。

江跃总算明白,为什么爷爷从来不刻意教他什么,从来都只是日常生活耳濡目染。

这些东西,根本无需刻意去教。

需要的是机缘。

一旦这个机缘成熟,触发了这个机缘,一切水到渠成。

只是,江跃还是好奇,这个神奇的梦境,到底是怎么生成的?

甚至江跃都怀疑,这真的是梦吗?

梦境不应该是颠三倒四的嘛?为何这个梦从头到尾一直条理清晰。

为何爷爷一直在梦中?

昨晚看到的爷爷,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

江跃忽然想起,这个梦境的最后,爷爷还送了一份礼物给他。

礼物呢?

江跃恍然惊觉,四处查看起来。

江跃身侧的案台上,三件物事静悄悄摆在上面。

一根笔,一只不大不小的玉盒,还有之前大发神威的那只弹丸珠子。

梦中爷爷曾提示过。

这根笔乃是不可多得的灵物,能制符文,有点石成金之能。

玉盒里头,则是一头银色玉蚕,打开一看,这玉蚕一动不动,好像处于沉睡状态。

爷爷曾经提到,这玉蚕一旦苏醒,得到它需要的食物后,会吐出一种晶莹蚕丝,有质无形,韧劲却是惊人。

当然,这蚕丝的妙用不仅仅是它的韧劲,最关键的是,以蚕丝结网于无形,便是鬼物也很难识破。

一旦鬼物不小心撞上来,也同样会被蚕丝黏住,脱逃不得!

也就是说,这蚕丝乃是对付鬼物的绝佳克星。

这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江跃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它需要的食物,提取这玉蚕的蚕丝。有这东西,不说去抓鬼,用来防御鬼物,绝对是居家旅行的绝佳保护伞啊!

第三件礼物,也就是那枚剑丸。

经过一次爆发之后,祖辈赋予剑丸的灵气显然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这剑丸目前来说,已经很难指望得上。

除非江跃能够给它续费,重新注入灵气。

以剑丸的可怕杀伤力,它所需要攫取吸入的灵力,数量肯定也极为惊人。

不过,江跃觉得,这一切都值得。

正所谓一份价格一分货。

如此大杀器,食量大一点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

到底是亲生的血脉。

这三件礼物,任何一件,对江跃而言都堪称宝物。

收好之后,江跃正要起身,忽然看到另一侧的案台上,静静伏着一只纸鹤。

这头纸鹤在江跃的注视下,竟然缓缓振翅飞舞起来。

光芒一闪,纸鹤在虚空中轻轻转了几圈,竟泛起一道白光。

白光当中,浮现出一道身影。

赫然是爷爷。

“小跃,诡异入侵,家事国事天下事,只怕事事都难置身事外,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爷爷的身影便在虚空中慢慢虚化,直至消失。

江跃不甘心地想去抓住,然而伸手之处,却只剩下一片残余的光光点点。

光点退散之后,那道纸鹤再次出现在空中,却缓缓自燃,须臾间烧成了灰烬。

江跃怅然若失。

他总算明白,昨天晚上也好,此刻也好。

看到的身影,终究是爷爷通过大神通,将自身心神言语寄托在纸鹤上,那纸鹤显然是符文折成,非同一般。

一旦灵力耗尽,纸鹤自燃,旋即幻灭。

江跃不得不承认,这一手还是挺帅的。

人已仙去,却能通过符文留下各种信息,留下音容笑貌给后人,可比镜头摄录的画面真实多了。

只可惜,这还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江跃在大堂上,对着祖宗牌位又虔诚地拜了几拜。

确认再无异样,跨出大堂门口。

当江跃的脚步落到门槛外的门廊上,他好像忽然间又回到了原来那个世界。

三狗竟也出现在门廊上。

哥俩竟在走廊碰上了。

三狗一脸兴奋,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抓住江跃的胳膊:“二哥,你一个晚上去哪了?”

江跃一脸懵圈,这话不是应该我来问你吗?

“二哥,我明明看到你走入大堂的,为什么一整个晚上都没看到你?难道你从后门溜走了?我可告诉你,这这次亏大了。”

三狗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江跃却忽然顿住了:“等等!三狗,你不会说,你昨晚一直在大堂里吧?”

“废话!我要不是在大堂里,怎么会看到爷爷显灵?二哥,咱爷可真是老神仙,他说,我天生阴阳眼是祖上所赐,命中注定要和邪魔外道做对头。所以,爷爷传了不少手段给我呢!”

如果不是三狗说得兴高采烈,江跃几乎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吹牛。

可是三狗昨晚如果在大堂,那他江跃昨晚难道是在一个假的大堂?

最新小说: 骑砍霸主志 诛神天界 游戏模板打造世界 魔神净世 异界短视频之王 斗罗之浪佐助之旅 斗罗大陆无敌斗罗 异世之龙神传说 徒弟升级我就变强 破囚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