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盘古族人(1 / 2)

温家府邸。

肃然如斯,静谧至极。

诸人皆面色深凝。

“她真如此言语?”柳剑负手而立,剑眉微拢。

“师父莫非与这百花仙子有何芥蒂?”温轻水亲启柔唇。

话未落,咳息渐起。

柳剑微微摇头,十多年前,他历游临凡,于十万大山深处巧探‘一涧别天地,一谷通幽冥’的世外天成幽僻涧谷,涧中百花凝香,四季芳华,故而流连忘返,恰遇百花涧主百花仙子,一时惊为天人。

多年后,他再访百花涧,涧中却已是荒凉如漠,寸草不生。

世间流传百花仙子消逝之说,故而尘世再无芳华四季,一度一凋零。

只是不曾想,如今竟现身于江右郡。

“一面之缘。”柳剑微叹一息,道出四字。

“以我看,百花仙子可不这般认为。”润九道。

“哦,小哥此话何意?”柳剑抬眸看他。

“仙师可曾听闻——‘花开并蒂,果结花谢’?”润九道。

“小哥悟境超凡,柳某万不及一。”柳剑道。

“仙师当真与百花仙子仅仅一面之缘?”润九眯眼看他。

“一面之缘。”柳剑微微颔首。

“师父,‘花开并蒂,果结花谢’有何寓意?”叶落水开口问道。

“始古时,天地混沌为鸡子,盘古在其中,盘古辟天地,始得上清为天,下浊为地,双目升日月,呼吸变风云,血脉成江河,内脏演五岳,毛发化花草树木丛林…”只听润九吟吟道。

“这般说来,这百花仙子乃是盘古大神的血脉后裔?”温轻水微微眉。

如果不是盘古族人,又如何知晓他岁月上神的身份。

盘古启轮回之盘,盘母孕岁月,始有时光荏苒,光阴流转。

上古盘古族后裔,恐怕也就他和百花仙子硕果仅存的两位了。

论及血脉辈分,还得唤她一声家姐哩。

润九心中暗自苦笑。

“依我看,百花仙子欲取天剑是假,而迫仙师现身倒是真。”润九沉吟道。

从百花仙子良苦用心,筹谋了十五年之久,先是在他苏醒之际于墓中暗作手脚,放入火狼蛛,使他修为遁逝,而后又想攫取岁月剑的意图,他已猜出了一些端倪,只是不想明说罢了。

“花开并蒂,果结花谢,恐怕…世间再无芳华四季了。”他微叹一息,说道:“我倒忧虑江鹤楼之事。”

众人闻言皆神情肃然,目光齐齐眺望窗外香江水畔,丹鹤云楼

——明日之约。

江鹤楼,

……

一曲江水听风雨,

两岸琴弦昭韶华。

丹鹤聆声忘天池,

一别秋冬共融春。

……

江鹤楼里,似乎并不知今日此间会有一场别样约会,一如往常,宾客盈门,络绎不绝。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润九、柳剑二人在前,悠悠步上楼来,温轻水,鬼伯、叶落水在后。

“温家小姐!”四字突兀锐呼。

“天!真是温家小姐,温家小姐来江鹤楼了!”惊叫声一起,人潮霎时滚滚如沸水。

“玄女落凡,天仙绝色!只可膜拜,莫敢亵渎!”

“国之巨擎,江右基石!”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寻!”

楼中洪流猝然炸开,宾客奔走呼号,锐声彻天。

一时江颤楼晃,地动山摇。

有人开始惊唤:“地崩啦!”

又有人锐嚎三字:“楼踏啦!”

宾客纷纷落江而去,有如饺子下锅。

“温家小姐当真乃是风华神州大陆,牵引九州天下!”叶落水啧牙惊愕一句,好不容易才从汹涌潮洪之中挣出来身子。

“他们只是觊觎温家地位和剑炉秘闻。”鬼伯阴沉说道。

温家小姐的美,自然是毋庸置疑,仙姿轶影,冠绝天下,然,温家地位和剑炉秘闻,方才是始之根本,天下觊觎。

“哦。”叶落水‘哦’了一字,握着竹剑的手,不由突兀紧张起来。

听师父言语,

这把竹剑,虽平凡至极,却是上古无忧神剑。

……

岁月静好,人生无忧。

……

世间凡尘谁人不贪恋?

“都是人心作祸!”叶落水倏地道了一句。

“尊主曾也说过这话。”鬼伯浑浊的眸光逐渐浓郁起来,对润九亲选的这个传人,第一次有了舒心宽慰之感。

虽然,他的路还很长,很长…长到他或许可能看不到眼前这名少年真正成为岁月接班人。

“但愿尊主这最后九个月生命,能真正岁月静好,人生无忧。”他叹息了一声,蹒跚着上楼去。

……

“润九先生倒是如约守时。”妖妖笑声打起。

狸阡陌轻抚怀中血狸,舞伶眸子波纹荡漾。身后正站立着郡侯月关山和胞弟月问风。

“不及宗主早。”润九淡笑一声,径直入座。

“哟,温家姐姐也来了。”狸阡陌嘴角桃花盛开,微微一勾,媚媚笑说:“温家姐姐莅临江鹤楼,恐怕这天云丹鹤也得羞得从天上掉下来呢。”

“狸宗主谬誉了,小女子庸脂俗粉,岂敢与天云丹鹤同语而论?宗主风姿娇媚,冠绝窈窕,倒是让小女子羞于同檐。”温轻水风华淡雅,翩翩柔姿。

“姐姐非但倾绝天下,就连说话都如九天音赖,让人心旷神怡,在下都想和姐姐结个金兰之契哩。”狸宗笑说起来。

“承蒙宗主看得起。”温轻水淡淡一笑,翩然入座。

“一只腥骚公狸子,搔首弄姿,也妄想和温家小姐义结金兰,当真不知‘羞’字如何写!”楼下,突兀打来一道冷笑声。

接着,步走上来一人。

最新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我在上古牵红线 行走诸天的旅者 仗道行天涯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道教鬼才 猎杀造物之神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