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我没有薪水(1 / 2)

窗外,

劲风摧云掌,春草不折腰。

……

“菁菁弱草不识风,但起柔腰试天高。”

润九负手立于窗台边,俊眉拢皱,深吟一息。

“师父,待我冲开那小妖女的虫蛊,咱们就从这里杀出去!”叶落水看着神色深凝的润九,开声说道。

自从中了多宝儿异毒之后,他的身体就变得乏软疲力,气息窘迫,清秀如水的面颊惨白如斯。

“不。”润九悠长一息,说道:“囚笼未必是坏事,它让人隔绝于世,反倒头脑清晰。”

“师父莫非还喜欢上这里了不成?”叶落水吃惊起来。

昨夜,他又遭多宝儿蹂躏至半夜,苦不堪言。

早已恨透了万宝阁,多宝儿,总之但凡与‘宝’挂钩的任何相关东西。

润九沙哑一笑,悠悠问:“我且来问你,你觉着人生立世,是当坚守本心,还是随波逐流?”

“当然是坚守本心!”叶落水毅声说。

润九摇头笑说:“坚守本心,你就得饿死了。未来有太多脑残,249读者。”

“哟!那差一点就250了!”叶落水呼了一声,说着鬼伯以前说过的一句话,虽然不明白未来的250究竟是为何意?

“难道得波逐流吗,师父?”他诧异着。

“随波逐流你也得淹死。”

很残忍不是吗?

左右都得死!

叶落水诧异张大着嘴。

未等诧异中的叶落水反应过来,他又悠长叹息三字:“很可惜。”

“可惜什么?”叶落水不解。

“昨夜我彻夜冥思一篇小说章节,又给忘了。”润九摇头苦笑。

“师父健忘是个老毛病了。”叶落水努嘴说,虽然不懂他口中小说是为何物。

“很出彩吗?”他稀奇问起。

“或许,应该,有可能…配得上出彩二字。”润九沉吟。

“那真是有些可惜。”

“是可惜。”

“或许是我太老迈了。”润九沙哑笑说。

“那师父可以重新冥思一篇出来。”叶落水提醒。

“不,既然忘了,那些文字也就谈不上出彩二字了。”润九抬眸望向玉帘迎风扬摆的春亭里边,沉吟道:“即便重新冥思出来,未必是一篇锦绣好文章。”

春亭里,

温轻水正翩然而坐,玉手抚琴。

琴弦悠悠,珠落玉盘,袅音细绵,不绝如缕。

“好在她们并未对温家小姐动何手脚。”润九不由深呼一息。

“师父好像对温家小姐很在意?”叶落水眯眼看着他。

“因为,她未来会是自来水厂的一名员工。”润九沙哑谄笑一声,悠悠说着。

“这有何关系?”叶落水已经有些云雾缭绕了。

“因为她有薪水,而我没有…”润九苦笑自嘲,顿了一下,又道:“我也得吃饭的。”

“走吧。去看看她。”

……

“好一曲《清月谣》!”

“音如春雨柔,符似清风拂,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让人不禁神游月宫,酣醉玉桂下,还眠惊鸿仙,但看翩翩神姿起,起舞弄清影,简直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温家小姐当真精绝音律,造诣非凡,玉手拨天地,柔指扣心弦。真乃九天玄音,天籁之律。”问三知优雅扇摇着手中折扇步来,赞誉不绝。

“三知兄昨夜可睡得安眠?”润九轻笑着说。

“除偶遇周公,倒也清梦如眠。”问三知摇扇谄笑。此周公非彼周公,自然是——蚨岣。又道:“润兄昨夜可酣然入梦?”

“不,彻夜未眠。”润九摇头笑说。

“哦?润兄何以辗转反侧?”问三知诧异一问。

“偶冥一文稿,转而忘却,故痛难入眠。”润九沙哑笑说。

“润兄文采斐然,必是字字珠玑,千古绝唱,当真实在可惜。”问三知摇扇惋惜。

“是有些可惜。”润九同是一叹。

……

温轻水并未因二人出现而受干扰,她继续优雅抚琴,玉指拨弄,灵符跳动。

“看温家小姐怡然自得,雅然如斯,倒真让小生我等自愧不如。”问三知摇扇笑看润九。

“那自当然。”润九笑说四字。

“人家是我姑姑请来的客人,当然与你们这群掳来的笨蛋不一样了。”青鸾嘀鸣,灵音打起。

多宝儿正倚坐在树杈之上,枣仁随同啐声一齐吐出。

“喔?听小师妹言语,温家小姐倒是自愿而来了?”润九倒是有些意外。

万宝阁楼大费周章,先是对柳瓶儿,红荔二人种下仙女绳,而后又设计困拘他们三人,单单礼请温家小姐,这当中不由不让人诧异。“不信你问她咯。”多宝儿细长睫毛一眨。

“温家小姐当真并非受掳,自愿而来?”问三知惊诧不已。

先前温家情形及下人们言语,皆能说明温家小姐是被人掳走的。

“阁主告知于我,言我命中之人将会现身于此…”

温轻水轻启丹唇,梨香气息吐露。

她继续抚着琴,仅是余光淡淡扫视春亭外的三人,扫过叶落水时仅停留一秒便即掠过,眼前小小少年,自是不大可能,旋即扫在润九、问三知二人身上:“想必就是二位当中之人了。”

“温家小姐之言,实在是让在下惭愧之余受宠若惊,所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人云,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卿…”问三知一怔,摇扇谄笑吟诵。

润九笑着提醒他:“三知兄,温家小姐最厌恶的就是旁人与她长论口舌,煌煌道理,反倒对任何事情随心所欲,无与它求…”

“喔?”温轻水微微一顿,轻‘咦’一字,蹙眉睥视着他:“这位先生倒是深知小女子喜恶?”

“胡乱猜测,或许温家小姐是个小财迷不一定呢。”润九轻笑着说。

“润兄此言差矣,所谓钱财俗物,凡尘铜臭,岂能与温家小姐这等人间仙子,天姿绝丽混为一谈?”问三知摇扇道。

温家屹立江右千年,名门望族,国之巨擎,富甲一方,说她是小财迷,倒真是贻笑大方。

“未来或许不定。”润九淡笑六字。

“这位先生莫非通晓未来不成?”温轻水眸光潋滟,抚平琴弦,淡淡笑说。

“润九先生才学渊博,通古晓今,自然对未来之机多有窥探。”清风中,打来盈盈铃铃笑音。

白衣女子翩然步来,笑语如珠:“看诸位相谈甚洽,奴家也就放心了,奴家前时还忧心着,深怕招待不周润九先生呢,看来是奴家忧虑多了。”

“姑姑诚邀我等共聚于此,不会只是单纯探论古今未来之说吧?”润九笑问。

“先生何以这般急性,群聊座论,岂可无茶?何不一品清香,再作细论?”白衣女子轻笑一声,轻拍数掌。

柳瓶儿,红荔二人便如木偶般机械走来,手中端着清茶,果点。

“先生请。”

……

最新小说: 行走诸天的旅者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仗道行天涯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道教鬼才 我在上古牵红线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猎杀造物之神 我的师父叫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