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仙女绳(1 / 2)

东湖巷,深柳胡同。

润九俊眉拢皱若剑,俊美面孔肃冷如斯,直感觉头皮发麻,细胞片片分裂,跌落。

作为岁月上神,唯一能让他感到害怕的,只有一个字,‘脏’!

“师父,这里,脏…死…了!”叶落水替他说出了那三个字。

春雨,哗啦啦落打在如墨黑水之中,水面浮萍杂屑,禽毛闭塞。

踩在深没小腿的黑水里边,每一脚下去都能带出一鞋底的猪鸭狗屎,鱼鳞甲片。

巷中居民驱赶着麻鸭嘎嘎嘎而来,麻鸭受惊,扑天飞蹿,震荡起漫天淫秽污雨。

一股恶烈的腥臭味,扑面袭来,叫人窒息难捺。

小贩推着木轮车,呼啦啦如长龙破江般奔走不休,滔滔江涛,滚滚如潮。

口中吆喝声起伏连绵,不绝于耳。

“烩儿,烩儿,新鲜的烩儿。”

“喂,渔夫子,黄鳞烩儿。”

“嘿,那谁,来只鲈烩。”

吱嘎,吱嘎木门接连打开来,

一条条飞鱼,掠空跃云,突兀撞扑眼帘,避之不及。

“润兄,此乃何地?怎生如此这般淫秽不堪?”问三知折扇捂鼻,跌跌撞撞避闪,脸白如纸,干呕不休。

“鱼市。”润九深呼一息,异常烦闷吐出来两字。

深柳胡同东侧,有一清湖,名曰:弥湖,柳飘飞絮,水产丰富。

江右郡大多数渔户皆布落于此,故又有深渔胡同的别称。

“师父,不是说万宝阁吗,怎么变成鱼市了?”叶落水清明两眸疑云爬起,又看了一眼身后的问三问。

问三知正有如个小丑儿般,猴儿跳绳,上蹦下蹿,左侧右摆,抓头揪耳,滑稽避闪着掠空飞鱼,狼狈不堪,嘴里喂喂之词唔呼声不绝。

“喂喂喂,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也用不着这般盛情款待吧?小生不食鱼,小生不食鱼,小生我不食…”

“妈呀!”那个‘鱼’字,还未呼出,连人带鱼飞了出去。

“润…兄…救…!”问三知在污水里边扑腾不止,苦声求呼,好不容易挣扎起身子,一嘴鹅毛随着污水喷出:“子曰,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师父,您怎么让那白脸书生也跟来…?”叶落水皱眉看他,摇头说着,后半句,干脆懒得说了。

“留下他会碍事。”润九淡淡说着。

“那带他来这儿就不碍事了吗?”叶落水有些不解。

这白脸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红口白牙叨叨咕咕,如个鸟儿般叫喳得让他有些心烦意乱,若真要出些什么意外的话,还得分心保护他。

“你看他脑子正常吗?”润九轻笑着如此问。

“除了满口之乎者也,煌煌道理,是有点不正常。”叶落水说。

“那不就得了。”润九嘴角笑纹再添几缕。

“师父,我终于明白了个道理。”叶落水‘唔’着说。

“明白了什么?”

“百无一用是书生。”

……

倏地,一道妖魅声线随风打扬。

“有劳阁下相送,狸某告辞。”狸阡陌妖妖笑语。

“师父,是那只腥狸子!他怎么也在这儿?”叶落水不由吃惊一声。

他没有看错,转角处,正是那道红艳如火的百鸟朝凤衣裳,灼灼桃火翩翩迎风起舞,春雨打落在那粉面桃腮的面颊之上,雨珠沾覆着左侧鬓角几缕火艳栗发,轻风微起,丝丝凌乱,更添几分妩媚之姿。

狸阡陌嘴角桃花朵朵开,正和一中年男子笑言相语。

“天下哪有狸猫不食腥?”润九轻笑着说。

心中却也对独身单影的狸阡陌现身于鱼市,略为诧异。

“莫非血宗和万宝阁有何篝联不成?”他暗自忖度。

“狸宗主。”三字沙哑笑唤而出。

“哦?润九先生何以在此?”狸阡陌侧过身子,轻抚怀中血狸,笑媚媚看他。

“自然是和狸宗主一样。”润九回笑说。

“唔…”狸阡陌‘唔’地一声,闪乎着舞伶眸子:“润九先生贵人多事,可别忘却江鹤楼一约哟。”

“定当。”润九笑说两字。

“恭候先生。”狸阡陌嘴角微微一勾,欠身离去。

“润兄,这血宗宗主何以出现在此?”问三知擦了几擦身上秽物,望着狸阡陌远去背影,眉头紧皱,极为诧异起来。

“或许,也是为温家小姐之事吧…”润九摇头沉吟。

血宗密探遍布九州神陆,更有江右郡郡侯月关山为其爪牙,江右郡境内,但有风吹草动,难逃其耳,想必温家小姐失踪之事,早有耳闻。“敢问,尊驾定是润九先生了?”

耳畔,一道雄迈声音传开,吹风吐雨。

中年男子四十几岁,面色微紫,棕榈之肤,五官刚毅,气势如虹,经年累月混迹江湖,日晒风吹,雨打雾浸,凛雪寒霜,刀纹剑刻,使得那张微紫面孔愈发形象生动,一件尼龙网衣覆在雄硕的躯身之上,白鳞闪烁,有比深潭蛟龙,两眸神烁,炯炯目光,膂膀金刚,雄壮有力,身矫体健,步履如飞,踩踏在深没小腿的污水里边如登平地,好似猛龙过江。

……

原是沧海一蛟龙。

一襟尼龙控江湖。

渔者自知鱼者痛。

鱼者不明渔者悲。

……

“不知别驾如何称呼?”润九点额笑说。

“粗鄙之人,不通经策,更无名讳,漂泊江河,浪迹弥湖,以捕鱼为业,旁人便贯之以渔老大这么一个俗称,不过就我这等腥肮之人,如何能称得上渔老大这称呼。”中年男子不失地貌地谄笑说着。

“润九先生请。”渔老大伸手作出一个姿势,又拦下了正要跟上的叶落水、问三知等二人:“我家主人只请了润九先生一人。”

“师父…?”叶落水惊看润九。

“无碍。”润九微微摆手打断他,笑说:“劳烦渔老大领路。”

“师父!”叶落水哪敢放心?急追上来。

渔老大闊手一拦,言语冷漠:“这位少年小哥,我家主人只请润九先生一人。”

润九蔼和笑看着他:“暂和三知兄在此等候。”

“师父…!”

“叶小哥,你慢些,等等小生我…!”

……

穿过肮脏不堪的鱼市木棚排挡。

进入深柳小巷。

柳丝飘絮,菘草纷扬,一股惬意爽感油然而生。

润九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好在衣衫白净如前,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一幢清幽别苑就坐落于幽深古巷。

青砖黛瓦,碓檐琉脊,竹亭春风,天井盛泉,云舂绿野,景致优雅,别具一格。

进至别苑。

月季,白栀,春菊,紫荆,蔷薇,风信子,九里香…芬芳馥郁,清雅幽香。

“别驾的主人倒是个好雅芬芳之人”润九惬意享受芳香,笑说一句。

“先生也好雅芬芳?”渔老大轻笑问。

“幽兰。”润九淡淡两字。

“我家主人独恶幽兰。”渔老大眸光一闪,寒光闪烁,冰冷吐出。

“喔…”润九努努嘴,淡淡回笑:“那在下倒是别驾的主人泾渭分明,”

最新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道教鬼才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猎杀造物之神 行走诸天的旅者 仗道行天涯 我在上古牵红线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