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多宝儿(1 / 2)

温家府邸,人去楼空。

十数只剑瘫睡在地,有若醉蚕,酣酣滞滞,眼神迷离。

……

清风悠扬,

梨树沙沙。

一袭淡淡雅香在风中弥漫开来

——似梨,如桃,又甚芙,芬芳馥郁,百花凝香。

“什么味,怎这般清香?”问三知折扇微摇,问了一声。

润九微微拢眉,这异香,着实有些诡秘。

“你等是如何护卫小姐的!”看着眼前情景,姜妈怒声喝斥。

“姜妈,是,是玉山积云的两女女弟子将小姐掳走的。”家丁委屈说着。

“仙师!”姜妈转向柳剑,芙蓉面颊火焰灼灼。

柳剑神情微凛,问道:“事发前,可有何异端?”

“回仙师,她们来时十分狼狈,污头垢面,行为也古怪异常,眸红如火,神色诡异,问不搭话,言不开口,如同木偶人之般…”家丁如实回道。

“就是因为小姐念及仙师情分,才让我去寻仙师,要不然小姐怎么可能会被人掳走!”姜妈仍是怒不可恕。

按家丁几人的说法,

柳瓶儿,红荔二人来到温府之时,神情异常,举止诡异,可又说不清道不明哪里不对劲,温家小姐念及同门之源,吩咐下人备水让其二人洗漱歇息,又安排膳食款待,仍觉事有可疑,再又令姜妈去请师父柳剑。

待下人们来请二人用膳,便发现两名女弟子并不在厢房,转而去回禀小姐之时,就连小姐也莫名不见踪影。

这才急急忙忙奔来木楼相报。

“尊主,该不会是血宗从中作梗吧?”鬼伯略是忧虑说着。

“难道是血宗见我等都不在,故折而复返,掳走了温家小姐?”问三知也说。

“倒不至于…”润九摇头沉吟。

血宗开派祖师,机算子,虽阴戾诡毒,剑走邪锋,但也奉行君子之诺,言出必行,润九与他交集数千年,甚为熟悉此人,想必他的后辈传人还不至于丢掉这一点吧。

血宗虽属邪宗歪道,行事怪僻,歹辣诡机,但既然答应三日之后赴约江鹤楼,想必不会出尔反尔。

从先前和狸阡陌照面来看,便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又会是谁呢?”润九俊眉拢皱起来,掂量着几股尚未露面的几大宗门派别及各方暗藏势力。

温家小姐入冥境剑意品阶,可不是什么绣花枕头,虽重病困身,又遭新创,其修为实力仍可轻易斩灭来犯之人,况且还有剑藏獒守护在旁。能在温家将人掳走,必是修为高深莫测之人。

可如今就连剑藏獒都丧失战力…黑手的身份愈发扑朔迷离,让人难以琢磨。“尊主,会不会是望天堂?”鬼伯提醒着说。

望天堂,虽是江南二流宗派,宗人道修薄弱,但却极善用秘药异毒,鬼伯所言不无道理。

从地上剑獒状态来看,定是中了某种奇诡异毒。

“不,望天堂还不至于有这魄量…”润九微微摇头,轻笑着说

虽然,望天堂离经叛道,摒弃正途,行径下作,投机取巧,但宗门掌门一寸尺,素来平庸懦弱,胆小畏事,应该还不至于率先向温家发难,引祸烧身,以至于成为众矢之的。

“天镜司…?”.

“梵音谷…?”

“水月宗…?”

鬼伯接连点名几大尚未露面的宗派。

“不,九州天下虽主修不同,…”柳剑微微皱眉,顿了一下,又说:“这气息很诡异。”

他抬眸,眸光洒落在清风中悠扬的梨树上边。

已发现气息根源。

……

“喂!下边那六个大笨蛋!你们猜完了没有?”一道低啐声,突兀打来。

声音宛若青鸾出谷,脆透若玉埙,空灵悦耳,婉转动听。

闻声看去,

梨树上边,跨坐着一人。

少女十二三岁,眉眼如画,瓷肌雪肤,脸上稚嫩之气犹存,一头罕见青翠秀发,如丝飘柔,眼帘微垂,细长睫毛一眨不眨,有如画中之人。

一件月青色罗衫衣裳覆在玲珑小巧的纤身之上,薄似蚕翼,轻如雾谷,青衫之上点缀着百珠千玉,金丝碧缕,莹莹润润,珠光宝气,灵光闪现,好似青鸾跂鸿惊,栖落凡尘枝。

……

青鸾出谷跂鸿惊,

一袭青裳画中人。

百珠千玉玲珑瓷,

九州天空多宝儿。……

“喂!树上那丫头,你是何人?我家小姐呢!”姜妈厉声喝问。

少女并未搭理,一动不动,画中人般。

“喂!臭丫头,同你说话呢!”姜妈叱声再起。

“老巫婆!吵死了!”少女抬起头来,眼睛灵动而机魅,鬼灵精怪。

“你——”姜妈气得脸白口哑,芙蓉凋零。

“喂,树下六个大笨蛋,我来问你们,你们哪个笨蛋唤润九?”青鸾啼鸣,少女问道。

“在下便是,这位小师妹有何指教?”润九淡淡笑看着树上精灵少女。

来人既知自己名讳,想必定是下足了功夫。

“原来是你这个大笨蛋!”少女啐说着,眼帘微眯,细长睫毛微微一眨。

“我家姑姑有请你去万宝阁。”

“这位小师妹家姑姑是?”润九微微拢眉,盯着她问。

江右郡,并无万宝阁这样一座楼阁,九州大地,也并未听闻万宝阁的名讳,甚至就连润九三十万年生命记忆之中,也无万宝阁这么一个宗派又或势力存在。

这三个字,就好像凭空冒出来之般。

“笨蛋还不配知我姑姑名讳。”少女说道。

“呃…”润九谄笑说:“那敢问这位小师妹如何称呼?”

或许能从对方言词中探听端倪。

“万宝阁,多宝儿。”倒真人如其名。

“敢问这位小师妹,你家姑姑相请在下,是有何事?”润九问道。

“你去了不就自然知了。”多宝儿眉头一挑,锐意锋利。

“树上那丫头,坐那般高,可别摔下来。再说了,我家师父可没空去你那什么万宝阁。”叶落水开口说道。

眼下,温家小姐不知所踪,两位师姐也身陷离奇,万一耽搁了,不得误了事?

“臭小子,大人讲话,小孩别插嘴。”多宝儿小嘴一撅,啐口再起。

“臭丫头,你比我还小哩。”叶落水回敬着,这小丫头,人小鬼大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孩子。

最新小说: 道教鬼才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仗道行天涯 猎杀造物之神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我的师父叫九叔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我在上古牵红线 行走诸天的旅者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