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脑壳有包(1 / 2)

春雨落落,蕙兰凝香。

桌上,笔纸砚台,墨染青笺。

……

“尊主在推演岁月轨迹?”鬼伯端着一碗耳羹上来,眯眼看着忙碌着的润九。

“喔…不,写小说。”润九气息缓慢吐出。

“小说?”鬼伯诧异着。

“何物?”他极为疑惑。

“呃…未来之物。”润九笑了笑,顿了顿,又说:“我们这个时代称之为:异誌。”

鬼伯恍然如梦,放下手中耳羹。

“那这小说可有名字?”他眯眼问。

“《我从坟墓里走来》”润九微微吐了一息,摇头苦笑说了七字。

“那这真是尊主的《异誌》了。”

鬼伯认同地说:“尊主贵为岁月上神,通晓古今上下…”

“不,我就不通人心。”润九哑声苦笑。

“或是尊主沉睡时光太过冗长,以至对凡尘俗世陌生了。”鬼伯如是说道。

“不…前人明慧,后人愚昧…”润九淡淡打断了他,过了会儿,他又说:“他们称之为:脑残。”

‘脑残’一词,是他在木屋冥想一年零四个月又九天之时,推演未来五千年之后的时光岁月,所得到的一个词汇。

“这本小说只是闲来无事玩青山,自我聊慰耳,因为未来的读者,脑壳都有包。”润九放下毛笔,笑说了一声。

“既然尊主都深以为后人无药可医,那看来…未来的岁月定是凌乱不堪了。”鬼伯深深叹息了一声,忧愁铺满着苍松枯老面孔。

岁月知人心……

如果连岁月上神都深觉后世之人无可医救,‘脑残’这个词,倒也足以说明后人尚存一丝廉耻羞心,自知之明。

“他们有一个形容词,249。”

耳畔,传来润九沙哑轻笑声。

“哟…差一点就250了!”鬼伯眯起浓浊的眸子,呼出一句,虽不明了250的具体含意,心觉着,倒也挺适合后世读者的。

“尊主笔名是?”鬼伯问。

“本性凶残。”悠悠四字气息。

……

“落水呢?”润九阖了阖目,缓慢问出三字。

“他正在院内睡觉呢。”

鬼伯眯了一眼窗外,叶落水正坐在院中躺椅之上,两眸深闭着,酣然入梦。

春雨绵落,柔风吹扬,似乎全然与他无关。

他的生命,就是睡觉,冥想。

这是以前润九才做的事情。

——如今的他,倒像模像样,颇得神韵传承。

“这少年看来深得尊主真传了。”鬼伯略是欣慰地说着。

“挺好。”润九两字说得很重,旋即,眸光流转,逐渐黯淡下来:“只是…他不该这个时候回来。”

“尊主不是一直期盼着少年归来吗?”鬼伯不解地看他。

“三年之期尚未满,我也并未沉睡。他提早归来,无意中已经打乱了岁月轨迹,时空已撕裂出多条细微裂缝,产生了未知支流,未来之事也已变得不可预期了。”润九唏嘘着说。

“这么说,尊主您可能会提前沉睡?”鬼伯闻言锐呼起来。

“不,不再会有沉睡了,或许我已经沉睡得够久了。”润九打断着说:“你知道的,我如今只是凡人一个,死亡就意味着消散。”

他垂眸,凝视着腰间别着的那枚平淡无奇的玉佩,低低又说:“我的生命,仅是靠着岁月剑维持着。”

“不会的,您可是岁月!”鬼伯褶皱的面孔变得狰狞可怖。

“也许或有变数不一定呢…时光已经凌乱了不是吗?未来之事,谁又能细说得清。”润九淡淡笑看着异常激动的他。

“尊主就不该把岁月沉浸在那少年身上!”鬼伯大声说着,老话重提。

“鬼伯。”润九两字说得很轻,也足以让鬼伯俯低身子聆听:“谢谢你侍奉于我,若我不在了,希望你能像侍奉我一样,侍奉新岁月。”

“老奴谨记。”鬼伯深呼一气,躬身说着。

“谢谢。”润九淡淡笑说,一缕感激眸光洒落鬼伯身上。

……

“润兄,润兄,喜事,大喜事。”楼下,传来问三知翩翩雅声。

“问兄何事如此爽惬?”润九看着奔上楼来的他,笑着问。

“温家小姐醒了。”问三知优雅扇摇着手中新购来的纸折扇。

“喔。”润九‘喔’地一字,平淡如水。

“润兄何以对温家小姐之事如此淡漠?”问三知轻‘咦’地看着他。

温家小姐,天仙绝丽,冠绝瑶池,天下垂涎,八方爱慕,温家剑炉,更是九州窥伺,各方势力涌动,诡谋迭起,明争暗抢…放

到润九这里…却是如此这般云轻风淡,淡漠如斯,这不禁让他心生疑讶,甚为不解。

润九缓缓抬额,淡笑看着他,心想着,难道我要告诉,你这是我未来妻子不成?

虽然,他只剩下九个月寿命。

而,温家小姐亦也命在夕刻。

“小哥的心思,恐怕都放在了院中那位少年身上了。”

楼道里,打来一道轻扬声音。

柳剑负手翩翩步上楼来。

路过庭院之时,他便早已望见那名在春雨中沉眠入梦的少年。

他正在构筑自己的剑体!

柳剑进院时眸光落在叶落水身上,便就暗呼不已。

这少年的剑体,似乎比他的天剑还要无上浩瀚,神奇无垠。

那已不是单纯的剑体了。

而是星辰大海,十方世界。

“仙师为何而来?”润九微微笑看着步上楼来的柳剑。

“今年雨水很好。”柳剑淡淡笑说,浓郁目光一直停留在叶落水身上,不曾移挪。

“是很好。”润九接着他话说。

两人目光齐齐散落少年身上。

一个浓郁,一个欣慰。

“我说二位,你们在看什么呢?”问三知轻摇几下折扇,凑眸来瞧。

“听雨。”润九淡淡两字,两个字说得异常神秘。

……

窗外,

春雨绵绵,柔风悠扬,

滴滴答答,细语如珠。

……

“雨有啥好听的?”问三知拢眉问着。

“你个穷书生,除了门口之乎者也,还知些什么?”鬼伯阴沉喝断他。

“老伯,小生觉着吧,所谓雨润万物而不争,风翱九霄亦不显…”问三知吟吟开口要来诵语。

哗~

一袭风浪突兀骤袭。

木窗晃摆不止,阁楼轰鸣震颤。

吓了他一个激灵。

“春雨非不争,清风亦如显!”问三知暗呼一息,谄色微起。

话音未落,

轰~

最新小说: 猎杀造物之神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 我在上古牵红线 道教鬼才 仗道行天涯 行走诸天的旅者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我的师父叫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