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从坟墓里走来 > 10.袖里雪の初舞·月白,风霜雪月。

10.袖里雪の初舞·月白,风霜雪月。(1 / 2)

“很好。”

柳剑说了两字,嘴角微微上扬,浓郁目光洒在叶落水身上。

他的剑识落在了叶落水身上,眼前这名稚嫩少年,小小年纪,体内便就盎酝出生机勃发的泓润剑息气息。

修行界内——开剑脉,汇剑灵,生剑息,筑剑体,冥剑意,辨剑识,化剑元…哪一阶不需百十年光景,甚至千万年岁月?

而眼前这名少年,短短两年多点时间,就从淬灵境的汇剑灵,臻进至归息境的生剑息,用不了多久光阴就能构筑自己的剑体,进入万般冗长…桎梏多变的炼体境境界。

谁言少年道行浅,一乘风云入九天!

当真修行界千古罕见的美玉良材!

天生之子就是令人萌生垂爱之心。

“随哪位师长修习?”他笑眯眯地盯着叶落水问。

“回禀仙师,弟子拜在闫师座下。”叶水拾起竹剑,恭敬回答。

两年多前的一面之缘,让他莫名对眼前这位化外仙人多了几分亲切之感。

“闫和师弟?”柳剑眸光微微一忽闪,黯淡了几缕。

闫和,在玉山积云可是出了名的懒惰,素有蠕虫仙师的雅号。

拜在他座下,恐怕…

但万事亦有外例。

所谓——懒师出高徒!贵在弟子身!

眼前这名十五六岁少年卓绝非凡的道种道源——足以说明即便是懒惰之师,也能育出非凡之高徒。

“好生悟道。”他淡淡说了四字。

“是,谨遵仙师教诲。”叶落水躬身拜礼。

……

“姜妈,不好了,出大事了!”

须臾,一道突兀的焦呼之声疾打而来。

几名家丁跌跌撞撞奔来,身上污血漫流,已然历经一场大战。

“出什么事了?”姜妈神情微凛,肃冷问道。

“有,有强人闯入府邸!”家丁哭声诉说。

“你说什么?”姜妈闻言脸色大变。

没了剑獒的守护,温家就是一个空壳子。

“不好,小姐!”她锐呼一声。

“黑虎,快走!”

数十道黑影倏地随风遁逝。

……

“柳某有事,先行一步。”柳剑剑眉微拢,道了句。

“小哥,再会。”

光影随行。

“尊主,温家小姐怕是遭难了。”鬼伯忧声说着。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去温家呀。”问三知急说起来。

温家正处如日中天之态势,四海瞩目,八方结亲,为能攫取剑炉,各方势力绞尽脑汁,巴结讨好还来不及,又会谁在这个节骨眼上寻温家麻烦?

润九俊密眉毛拢皱起来,掂量着每一股或明面,或暗面可能存在的幕后推手。

一滴雨珠,跌落在如玉面颊。

“落雨了。”润九沉吟一声。

“走,去温家看看。”

……

春雨漱漱,白梨飘舞。

梨园内,

琴弦悠悠,珠落玉盘,袅音细绵,不绝如缕。

“雨生百谷…好雨知时节…”幽幽梨香气息随丹唇之间吐露。

“谷雨…

谷雨…”气息逐渐微弱起来。

“咳…”

转间,咳息声骤疾。

倏地,琴声微微一顿。

“来者是客,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她能明显感觉到整个世界杀机四伏,就连气流之中都挟裹着一股骇人的杀伐气息。

院庭里,春梨在肃杀的凛风之中凋零纷飞,随着雨丝瓣瓣裂碎。

一阵凛厉的肃杀气息,扑面袭来。

唰唰唰~

数道黑影倏忽掠落于院中石墙上的各个角落。

“既然所来,何以遮首罩面,不以真面目示人。”

柔荑玉手优雅拨弄,切切琴弦余音萦绕。

这群不速之客,身着寒衣,腰佩弯刀,脸带面罩,头蒙黑巾,只露双眼,外身披着黑色长披风,脚踏马靴,马靴配有匕首,众人背负大弓,每人负箭十八只,同时腰间都配有清一色的圆月弯刀。

装着诡怪,有如化外异人。

“我们宗主请温小姐上赤血峰做客。”

“喔…?”温轻水轻地‘咦’了一声,气息雅然,继续弹着琴,柔丝般的琴弦随着玉指拨动,跳动出清灵透脆音旋。

“请!”寒衣罩面人轻叱一声。

圆盾一样的圆月弯刀,随着极速旋转,飞溅出来的不是雨珠,而是无数道凛厉的剑气。

小院墙角和屋顶上正在生长的翠青蒿草,春亭里的挂帘和院中白梨,全部为锋利的剑气斩截成丝丝缕缕碎末,向外飘飞出去。

一股浓烈的杀伐气息开始充斥着这个小院。

……

就在五名寒衣罩面人出手的同时,数十名寒衣罩面人如鬼魅般地涌入深巷,直奔梨园而来。

他们抬着一顶肃色黑骄,骄杠是脱离他们肩膀的,如风一般飘飞而驰。

这些寒衣人的身上,有着先前五名寒衣罩面人身上同样的气息,雨丝飘落下来都有如生命般畏惧地飞开,每个人身外凭空隔离出一个独立气团,就像是一个独立世界。

这样的画面,只能说明这些人如先前五人一样,都是拥有令人无法想象修为的修行者。

而那顶骄子,就有如悠风飘落之般,倏忽落入了梨园当中。

……

一柄弯刀首先不支,闷呼一声,向侧飘飞百十米之远,其余四人骇然变色,几人同时齐齐厉叱而起,弯刀间散化出来的剑气汇聚成白色气盾来挡。

当当当当…四道闷沉声响,四柄各色的圆月弯刀齐出,厉叱起来。

……

琴声悠扬。

雨落渐急。

高山流水。

玉指生花。

……

一节狭长的音符。

叮~

旋音骤停,

音符随风浪飘飞出去。

轰~

整个庭院霎时有如纸糊一般向外炸泻,瞬间炸出无数烈火熊焰的细小燃烧碎片。

一声声闷哼声接连响起,这些燃烧碎片蕴含着神奇的力量,让这几名寒衣罩面人鞋底和脚下湿滑的地板发出阵阵刺耳的尖锐声响。

几人都想强行撑住,但下一瞬,四人皆口喷一口血箭,如颓然的巨鸟之般往后坠飞出去。

绵密的气劲组成的一道密不透风的气墙,使得燃烧的碎片很难穿刺进去,滚滚热气和燃烧的火星被迫向上方天空宣泄,从远处望,就像天地间陡然竖立起来一座巨大的虹炉!

……

剑炉圣火!

……

“叱!”一声锐呼打起。

“好强锐的剑意!”惊呼起来。

“嗬~!入冥境剑意!”叫声不由一凛。

仅是从音符之中飘忽出来的剑意,足以使天地肃然,云惊风变!

听着小院里不断轰鸣炸裂之声,脚下地面水洼因震动不断飞溅起来的水珠,连里边交手大致情形都猜不出来的他们,脸色越来越苍白,握着圆月弯刀的手不禁也冒起了冷汗。

先前他们已然清楚温家剑炉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温家屹立江右千万年不倒靠得又是什么。

温家小姐入冥境的剑意品阶,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修为实力。

虽然外界盛传——温家小姐病入骨髓,药石不进,只在旦夕之间。

最新小说: 猎杀造物之神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 我在上古牵红线 道教鬼才 仗道行天涯 行走诸天的旅者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我的师父叫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