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从坟墓里走来 > 8.三人行,必有喂狗之人。

8.三人行,必有喂狗之人。(1 / 2)

温家府邸,门庭若市,车马盈门。

青石古街,人头攒动,水泄不通黑暗!。

“不长眼的狗东西,靖边侯齐家的道也敢挡?”

“哈!靖边侯齐家,不入流的门牌,能和我们卫国公鹿家比?”

“给我滚开,血宗宗主驾到!”

“哪来的三流九道,旁门左宗,敢在我江右郡地界摆排场!”

“清场!”

“嗬~!好小子,你敢动兵刃?”

“弟兄们,操家伙!”

叫嚣声,呵斥声,痛骂声,兵刃交织碰撞,气劲迸溅而走,人群瞬间扭打作一团,鸡飞狗跳,血肉横飞。

……

“尊主,看来这戏一时三刻怕是散不了。”鬼伯眯了一眼混战血地,如是说着。

“恩,只是没想到血宗也染指于此。”润九微微颔首,眸光逐渐冷凝起来。

血宗——岭西秘宗,数万年前兴于白骨不毛之地,宗门之人行事怪僻,阴辣诡机,饮甘露,食百虫,饮血茹毛,修悟血脉邪法,不入正道。巫妖之乱后,由机算子开派立宗,延绵至今,已有数万年光阴。

“血宗素来行事诡秘,此番这般大张旗鼓来温家提亲,恐怕定有蹊跷。”鬼伯两眸愈发浓浊起来。

“我倒不担心这个,我所忧虑的是温家劫难不远了。”润九眸光深凝起来,又说:“复苏那日,我曾在墓中发现火痕蛛痕迹。”

“什么?火痕蛛?那可是血宗的秘物。”鬼伯惊呼一声。

“看来,有人在我墓里动了手脚。”润九沉吟着说。

那日苏醒之际,在墓中发现火痕蛛,便就让他意感不妙。

之后三十万年修为不断流逝,更是让他心中不安起来。

为此,他只能将时光沉浸在叶落水身上,以防变端。

“老奴守墓不力,还请宗主责罚。”鬼伯俯低身子,自责不已。

“不,你做得够好了,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润九摇头说道。

“那我们该如何应对?”鬼伯询问。

“静观其变。”润九淡淡四字。

……

众人争端无非只是为了窥伺温家剑炉,得剑炉者,鞭策天下。

但事实,却远非如此简单

——只因温家埋藏了一个数万十年之久的天大秘闻。

传闻,温家始祖曾为上古仙人打造过两把神刃——岁月剑和无忧剑。

……

岁月静好,人生无忧。

……

凡尘俗人岂有不贪恋之理?

如今就连血宗也染指于此,恐怕九州天下各门各宗也必将揎拳掳袖,蠢蠢欲动。

“但愿那少年能早日顿悟,提前归来。”润九略是忧虑地叹息一声。

“尊主…”鬼伯正要说些什么。

“妈呀!温家放狗啦!”

一道惊嚎声猝然炸响。

霎时,潮洪崩泄,人流决堤…

踩踏声,惨嚎声,惊呼声,痛哭声,震耳欲聋,经久不衰。

“咕~咕~咕…”暴戾恣睢。

数十只硕大黑影突兀掠入眼帘,疾若雷霆。

那是温家的剑獒,戍卫着剑炉及温家安宁不被侵扰。

“尊主,当心。”鬼伯枯槁的身子护卫在前,眸光若剑。

“无事。”润九淡淡说着,处之坦然,他笑吟吟地看着眼前嗜血凶物。

下一秒,

“尊主,快走!”鬼伯锐呼一声。

主仆二人落荒而逃。

……

深巷里,

春风得意,醇酒飘香。

惹得人咽喉愈发干裂好似烈火燎灼。

“该死!”润九烦闷地吐了两字,身上雪白长衫仓皇逃遁之时布满着尘埃污垢,这让他十分的苦恼。

“这狗…连岁月也咬。”他苦笑着摇头说。

“老奴只听过天狗食月…这扑食岁月之狗倒是千古少闻。”鬼伯说道。

“咬岁月的狗,可不是什么好狗…”润九如此说着,吐出来一句:“找个机会给它炖了,活了三十万年,我还没吃过狗肉呢。”

“尊主,我们可是来温家提亲的…”鬼伯愕然说着。

“炖了再说。”润九嘴角微微勾勒一抹贪馋弧度,又说:“至于那事…我还没有想好。”

对于岁月来说,任何一个细微决定,不只是关乎于自身,更牵扯着芸芸众生,世界大千。

岁月,无忧两把神剑,虽然他将无忧剑授予了叶落水,寄望于他能成为下一任岁月。

但岁月剑,仍需由他执掌,直到那少年期满归来。

润九深邃似海的眸光悠悠落在了腰间玉佩之上。

最新小说: 道教鬼才 行走诸天的旅者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仗道行天涯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我在上古牵红线 猎杀造物之神 我的师父叫九叔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