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一问三不知(1 / 2)

窗外清风飘扬,梨花漫舞,春水流连细语绵。

又是一年好春光。

阁楼里,幽兰,檀香,屏风,青瓷,沉香椅…

清悠雅静气息匀。

润九静自独坐,凝视远处。

青石古街,人流往来,水泄不通,喜结红彩,锣鼓齐声,器玉,锦缎,龙凤案,十色花香…

那里是江右名门,温家的府邸。

香水江畔一座剑炉,七彩流光,天地生辉。

……

楼道里,咯噔,咯噔一重一轻的脚步声打来。

“尊主。”低低苍老声音打起,鬼伯蹒跚着上楼来。

“我们来江右郡多久了?”润九缓慢问着。

“两年又三个月。”鬼伯回答。

“喔,那快了,他该快回来了。”润九沉吟着说。

“尊主把自己所有岁月生命,给了那名少年…”鬼伯眯起浓浊两眸,认真看他,许久才说出三字:“值得吗?”

“鬼伯,看看这盆寒玉幽兰生长得如何?”润九淡淡笑说着,宁和眸光落在窗台边一盆郁香芬芳的寒玉蕙兰上边。

“道是深林种,

还怜出谷香,

不因风力紧,

何以度潇湘?”悠悠气息吟唱而出。

“即便他是白神星…”鬼伯自然没有心思去看,他说得很大声,褶皱苍松般面孔因激动而挤成了一团老花卷。

白神星,是岁月的守护星,自天地初开,共有一百二十六代白神星,守护着润九。

叶落水是最新一代,第一百二十七代白神星。

“说说她吧,温家很热闹。”润九并未言答,而是提了一个新话题。

鬼伯自然知他口中的‘她’,是谁——温家大小姐,温轻水。

“近日,温家提亲之人前后不绝。”鬼伯眯了一眼窗外,如是说着。

“喔…”润九轻轻一声,说了四字:“为了剑炉?”

“温家大小姐看来时日不多了。”鬼伯恩了一声,浓浊眸光不由低沉几缕。

“所以他们挤着进温家,以为拿下剑炉,就能左右这神州大地?凡人之眼果真世俗不堪,剑炉真的那么好拿么?”润九苍凉低笑着说。

江右郡,大宁三十六郡之中最为富庶,幅员最为辽阔的郡邦,东西横去五千里,南北相距三千里,覆盖了大宁五分之一疆域,大宁朝半数以上钱粮稅赋皆源自于此。

素有‘得江右,可执天下牛耳’之说。

大宁开基太祖神皇武帝,便是由江右起家,遂得天下,开创大宁一千六百八十四载盛伟基业。

江右冶炼技术更是冠以一绝,天下神兵利刃皆出于此,大宁朝廷更是设立武库司,置任官员监理武备之事。

只因这里有一座千年剑炉——温炉。

由江右世家名门,温家,世代掌理经营。

温家在江右郡立业千年,望族豪门,传至这一脉只单传一女,荫枝凋零。

温家小姐自幼心脉异以常人,据说乃是天生血液与心脉不融汇,导致心脉受损,难享常人命数。

命相师更是观其命格,直言活不过十八岁。

谷雨时节,便就是温轻水十八岁生辰。

“很快了…”润九叹息着说。

放着剑炉这样一座宝库!

江右郡世家公子,豪门子弟,自然是绞尽脑汁,想在温家小姐撒手人寰之前入赘温家,顺势攫取剑炉,执天下牛耳。

以至有眼前这副盛豪旷大的求亲阵仗。

可谓…奇货可居!

“温家绝不可落入庸物狼狈之手,这不止牵动着神州天下,更是干系着尊主您命脉之数!”鬼伯如是说着,后半句说得异常严厉。

“那该不该救她呢…?”润九这时才缓缓抬起来头,微微淡蓝眸光看向鬼伯,忧郁中参夹着丝丝缕缕孤鹜,零丁。

“救…或不救…?”很头疼的问题,他想着。

“她是尊主命脉之人。”鬼伯提醒着他,虽然知道,这改变不了他的任何决定。

“你可曾困惑于男女之事?”气息非常缓慢,一字一句。

“老奴冥顽之物,不通红尘俗事。”鬼伯遗憾地摇头说着,给不了他要的答案。

虽然眼前的这名年轻人,存活了三十万年生命,比他三千年寿元要远得多。有着一个让世人憧憬,无奈,遗憾,沧桑,彷徨,纠结…集诸多复杂情绪与一体的名字:岁月。

依如他那润玉般嘴角之上挂着的淡淡弧度,暖如春风之中是隐隐夏日炎绵,秋霜萧凛,冬雪飘零。

似乎,红尘之事,依旧让他头疼迷茫。

“喔…抱歉,我忘了,我只是守护在我墓前的龟灵。”润九低低说着,投来一个歉意目光。

“走吧,随我出去走走,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好好逛过一次江右郡呢。”润九这时起身,苦笑着说。

来江右郡的这两年又三个月当中,他每天静坐于木楼之中,眺望那七彩流光的剑炉圣火和富丽华派的温家府邸

——与其说眺望,倒不如说是守护。

“那温家小姐?”鬼伯追问。

“顺其自然。”淡淡气息缓慢吐出。

“她可是…”鬼伯声音变得尖锐。

“弱水?我未来妻子?”润九接过他话,眸光低沉黯淡起来:“你知道的,我只剩下九个月寿命而已,有些东西无力去左右。”

鬼伯叹息着说:“那尊主就更不该把岁月沉浸在那少年身上,由他执掌时光奥义!”

“他不合格吗?”润九看着他问。

“老奴不知,但老奴已经做好了替尊主守墓的准备,虽然不知我还能守几年。”鬼伯略是苍白的枯老声音。

“放心,用不了多久,白神星就该成长了。”润九微微笑着看他,气息平和。

“走吧,随我去趟茶楼,我还挺怀念青瓷镇临汝楼的月落离稍,就是不知这江右郡能不能品尝得到。”

……

江鹤楼,

依江伴水,丹鹤结群。

楼高八丈二,云雾袅袅,丹鹤萦绕,金瓦神光闪闪,好似人间仙境。

最新小说: 我的师父叫九叔 行走诸天的旅者 道教鬼才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我在上古牵红线 猎杀造物之神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仗道行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