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翁青少(1 / 2)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润九终于不再睡觉了,而是换了另一种面对岁月的方式——钓鱼。

或许,只有鱼儿饿了,才会上钩。

“原来,仙师饿了鱼儿三天,就是为了钓它们?”叶落水心里如此想着。

“芸芸生灵,疲命于吃食,人生百年,只不过求一日饱饥耳。唯有吃饱了的人,才妄想着修仙得道。人之得道,渡升为仙圣,鱼之得道,则变化成精灵。”润九似乎通晓他的心思,悠悠开口解答着。

“噢。”叶落水‘噢’地搔头,消化这一段隐晦之言。

“仙师每天饿着肚子,照样也成了仙师哩。”他似乎不太理解。

“呃…我不是仙师。”润九略是尴尬地低咳一声。

“仙和圣区别很大。”他笑着说。

“那您是圣?”叶落水好奇地看他。

“或许,似乎,有可能…

…忘了…!”润九眯了眯眼,淡淡蓝光闪烁。

“这也能忘?”叶落水努着嘴说。

“岁月太久远,所以忘了。”润九苦笑着说,唏嘘不已。

“不就是三十万年吗?”叶落水抬头看他,不太理解之中带着无比轻松之意。

“很好,你掌握了真谛。”润九笑眯眯看他。

“怎么说?”叶落水愈发迷惑起来。

“因为时光对于你而言,意义只在一瞬之念。”润九悠悠吐息。

“哦,很神奇。”叶落水惊叹一声。

“是很神奇。”润九微微阖目。

一青一少,坐在清池之畔。

叶落水偏头看着润九,润九深闭着两眼,舒爽躺坐在竹椅上边,手中一根青秀翠竹鱼竿,那是叶落水从竹林砍来的白云翠竹,经他细心切割打磨所成,手感丝滑,柔而不软,韧性坚足。

仙师接过鱼竿时,高兴地夸了一句——很好!今晚有鱼儿吃了。

“原来真是为了吃鱼,仙师也打谎话哩。”听他这般讲,叶落水开始为鱼儿担忧起来。

“又睡着了?钓鱼也能睡着。”叶落水佩服地说着。

而他自己手中的鱼竿,竟只是一根头发丝儿。

“为何仙师非要让用头发来垂钓,这能钓上鱼儿吗?”他很苦恼。

手中的渔具,仅是仙师从他头上拔扯下来的一根头发丝儿。

头发丝也能钓鱼?

简直闻所未闻。

而仙师的回答,只有淡淡四字——愿者上钩!

“头发丝也能钓鱼?”叶落水低低自语着,似在问自己,又像在问着睡梦之中的润九。

“能。”沙哑一字。

吓了他一惊:“仙师,您醒了?”

“我并未睡。”润九缓慢睁开双眸,淡淡说着:“我在等鱼儿上钩。”

“可是您并没有下鱼饵。”叶落水善意提醒着他。

润九鱼竿的鱼钩上边,并没有下任何鱼饵。

“我在等你的鱼儿上钩。”润九如是说着。

“我的?”叶落水先是一愣,而后再惊,接着大叫起来:“仙师,鱼儿,鱼儿在吞吃着头发丝呢!”

只觉手中捏着的那根头发丝,微微晃动起来。

清池中那条金色水鲤,赤身红须,玉眼龙珠,正口衔发丝不断地朝头发丝吹吐着莹光灵灵水泡儿。

“原来头发丝真能钓鱼?”叶落水惊奇着眼前情景。

“很好。”润九悠悠两字,笑吟吟地看他:“感觉到了什么?”

叶落水第一次感受到仙师笑容比曦阳还要明媚暖和,在他那冰雕玉雕琢的面孔之上绽放着,有如花儿般灿烂开来。

“感觉…?像…”叶落水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

——就像…有一股莫名气息,随着金鲤吐露,灵光闪闪,神息弥弥,将整个清池衬耀得有如天境灵池之般,袅袅灵气神息夺目,润润烁烁,叫人目眩神迷,而后顺着头发丝源源不断地淌流进周身血脉、经络之内,使得他感觉自己身子轻轻飘飘地,直至上了九天霄琼。

“就像…上了云端。”叶落水如此回答。

“仙师,这是…?”他不由惊奇起来。

“剑灵。”慢条斯理两字,随气息缓慢吐出。

“剑灵?”叶落水张大了嘴。

虽然他日夜相伴仙师身边,但也只不过一个十三岁少年,酒楼小二,对于什么灵脉气息,仙根道骨之类云云煌口之说,懵懂如犊。

“仙师说的剑灵,或许是更为无上神圣的东西吧?”他这样告诉自己。

“灵慧气息汇体,方有剑灵气息。”润九微微一笑。

“噢…”

“看那灵鱼儿。”

叶落水抬眸看往清池中的灵鱼儿,仙师是如此叫的。

池中那条金鲤,随着灵光水泡不断吞吐,周身金光灵气正不断地缓缓遁散、退化,如风云般消逝…而他体内那股神奇气息却逐渐开始变得饱满丰硕,绵延不绝。

“仙师,我感觉我身体里边似有一股莫名奇妙的气息在不停涌动着,随着我的血液灌流往来奔走,十分的神奇。”

他能明显感受到躯体当中一股有如春水流延的盎然气息…绵润滚滚,奔涌不衰。

温和饱蕴,盎然蓬勃,似与体内元池交融贯汇,彼此不绝。

“再看你的剑。”润九笑着说。

叶落水低过头来看往脚边摆着的那柄竹剑。

它没有任何神奇光泽,依旧只是一把普通的竹剑,周身暗亚麻黄,平淡无奇,普通到丢在地上甚至都没有任何人有欲望去看一眼。

仙师替它取了个非常好听名字:无忧剑。

“仙师,无忧剑并无变化。”

“因为你少了剑体。”润九慢条斯理,他提起鱼竿,这一次,他终于在鱼钩上挂上了香甜爽口的鱼饵,接着随手抛出,再次闭上双眸。

“剑体又是什么?”叶落水寻着他话问。

“剑体在山上,山在岁月中。”悠悠气息,缓慢得出奇。

最新小说: 我在上古牵红线 猎杀造物之神 我真的有十万死士 行走诸天的旅者 我能看穿诡异附身 仗道行天涯 开局签到圣人果位 洪荒之神秘的人族大尊 道教鬼才 我的师父叫九叔